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4日

千潯美水-追憶赤水瀑布 ◎陳亞南

在去到中國大西南之前,黔渝川三省交集的那一小方天地,已經住在我腦中。不是因為熟悉或者其他,反而因為陌生,所以格外用力收集各方的報導和提點。赤水瀑布之美以為一切了然,但是親臨實地之後,還是被那一帶怎有那麼多美麗的水瀑給大大驚訝到!
從自然地理上看,沿著赤水河大小溪流三百五十二條,又湖塘水庫七百九十多處,所以瀑布尤多。
從旅人角度看:赤水是個神奇的地方,赤水河水甘甜,實因為桫羅成林、竹海成洋、清泉成潭,還有引水釀酒,茅台二郎,種種特殊讓赤水成為種種特殊的地方。
既然來到赤水必看瀑布,然而卻不必刻意,一個山鄉轉彎,雨後初晴的山崖上,白雲攬腰,飽含水分潤澤的山林鮮如翡翠,涓涓流水便已集成飛瀑,就懸掛在赤紅的岩壁上或是翠綠的林葉間,或大或小,隨緣而見。
先看十丈洞赤水瀑布。
真要刻意去看赤水瀑布~十丈洞,也是方便。十丈洞就在赤水市城區以南不遠,新修的公路在河谷上蜿蜒,兩面青山夾峙。從十丈洞正門口進入瀑布區,必須先走迢長數公里、下數百台階。然而循著河谷愈走愈近溼滑,有進入熱帶雨林的況味。尤其有關赤水河名字的由來,實際看到景觀就能令人莞爾及豁然了解。因為流域的兩岸便為丹霞山貌,紅砂岩壁更使河水顯出紅赤。
同時赤水市因為處於雲貴高原向四川盆地過度的傾斜地帶,山嶺和溝谷的落差大,加上氣候濕潤多雨,便生成了許多小小、寬寬的流泉飛瀑。
有人說赤水河的水好,最宜釀酒。原本還很疑惑著呢,但是一下到溪谷的瞬間疑惑便開釋了。何必下江掏取滔滔河水呢?這汩汩千泉活水就足以釀飲了。
美麗的剎那,如何收攬成永恆的醇香?
翩躚流轉,萬缶千罈。
還有什麼好法子美過釀酒呢?
所以當水聲由遠漸近,當岩壁細流涼沁及身時,赤水大瀑布已掛起序幕,好戲開場了。無法丈量的疾流凌空噴灑而出,飛珠濺玉。
看到水從高處流下,固然我們稱瀑布,但在赤水或說在貴州,瀑布稱洞。古籍《說文解字》:洞,疾流也。轟隆隆的水聲從峽谷中直衝下來,神龍不見其面只聞其聲,及至密稠如雨的瀑霧飄來,把每個人的頭髮、臉頰都撒上一層珠露。終於,一堵又高又大,接近方形的水牆,洶湧的巨流直沖而下,激起茫茫白煙,說是水紗也好,說是水霧也好,亮亮的,冰冰的,飄乎乎的,瀰漫著整個峽谷,上至天穹下至泥壤。
所有的人,沒有例外,興奮得聲嘶力竭,也被瀑聲淹沒得無聲無息。彷彿此身之外,只餘天地聲響而已。而這瀑水聲,拿一個唱歌的人來比喻吧!中氣飽滿,餘音繚繞,湖山震盪,連遠方也嗡嗡作響。
《大唐李白》一書裡說唐人對天水~一條銀鏈也似的飛泉~十分著迷,因為飛泉在天,日日招來虹霓,虹霓是神仙的遊蹤。想像這瀑水春日乘風以登,秋日御風而潛,興雲布雨,鑽天入地,自由往來仙凡之間,怎不招來凡人趨之若鶩?
這個夜晚我自以為是的亂想:若當年李白真被判罰而到達夜郎,也就是這赤水一帶,整個大唐詩作當會更有可觀更為璀璨。有這等大天水可以親遊,又有赤水各等美酒可享,李白在廬山就有「疑是銀河落九天」的千古美嘆,來見這兒「雲山霧沼、難辨虛實」,大詩人起興揮筆,筆落驚風,豪性飛來的天外之作又怎會少得?
我喜歡的幾首瀑布詩都是明朝的詩人之作呢!
「雲間瀑布三千尺,天外迴峰十二重。」
「噴雪乍疑銀漢潰,橫空驚見玉龍飛。」
這西南一帶,從明朝才開始熙攘往來的啊!
由於赤水瀑布千潯,遊一怎能盡興,於是再遊四洞溝白龍潭瀑布。
觀瀑之樂,享受雨霧敷面灌頂是一樂;如看巨星的臨場快感是二樂。現場聲、光、影、……在在超值,一如追星的誘惑,美顏、聲息、體味,套句現代年輕世代的話語:超誇張。
相較十丈洞赤水瀑布或黃果樹瀑布,其他沿路的許多細小瀑泉就有若初生小駒,迆邐亂走了。串聯了四級較大瀑布和許多小疊水的一條溝谷~四洞溝,每道瀑布水流的形態又截然各自成不同風貌與風韻。
有人說途中有瀑布如仙女揮舞的長袖;有在斜坡上繞幾個彎才瀉落河底的瀑布;溝內最大的瀑布是上游的白龍潭瀑布,氣勢雄壯,鋪天蓋地而下,巨流氣勢雷霆萬鈞卻非常俊美清淨。
鄉愿的我覺得每個瀑布都好,站在任何瀑布前都是享受。瀑布白啊!白,有氣味,有顏色,一種淡淡的冷凍之後的甘甜,數里路程的所有影像再一次繽紛地掠過;到底在赤水,沿路蜿蜒層疊的綠意,堆纍參差的紅石,不必等待大自然的調色盤倒入紅赭、橙紅、就是一場繁華。
不過我喜歡的是在綠葉藤蔓間一絲絲一縷縷,像梳洗的青絲長髮般的修長瀑布;還有滲自石壁,滴漫的不願聚匯成瀑形的水流,嘩啦噴撒,像過潑水節那般朝你而來。不必雨衣、傘帽啦!可以成了孩子任情玩水,這原來也就是赤水河河水的來源,所以釀製的酒也特別。
此外,我還喜歡的是瀑布的聲音,嘩嘩、轟轟,都是也都不是,聽起來有一種觸碰新生的喜悅,有一種無拘無束的野性奔放;最奇特的明明是轟然巨響,卻覺得與獨處寂靜有相同的自在和愉悅。
聽聽腳踩在滑濕岩塊上的聲音,聽聽心中歡呼的聲音,回顧仍在高處下奔的白水霧帘,然後腦中閃過上千處瀑布、三百多條溪流小河的神奇,想像、揣摹著天神在這西南地上放置了一本怎樣的大書……?啊!我已經不知不覺迷途忘了歸路,怎卻仍然陶醉在有一段距離後的對比,壯闊又溫柔的鮮明強烈中。
仰望從天傾瀉的大瀑布飛霧吹嵐,不管是否陽光也來參幻,都富流暢顯神奇;然後跟著滾滾銀浪、碧潭慢慢離開,多麼美麗的告別。
有人說:詩文是心中的山水,而山水是大自然的詩作。
這樣解說,那麼,在這裡,大自然以水文為撇捺書寫大地。
那麼,曲會終,人會散,而文字還在,故事也因此延續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