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4日

落日時分 ◎靜夜微雨

深秋了,房間有點冷,但至少比客廳好一些些。暖和是漸層的,光影扶疏,寂寥微醺,陽光像老朋友,不捨與你過早道別。它透露出無與倫比的超能量,迫使你站在窗帷旁,一直目送它變了顏色為止。
客廳因座北的處境,屢屢暗得早,風冷時我即關上窗子,然後把新春才裝妥的木簾子放下,這樣它的寒意便減弱了。
假使這時必須有個人歸來,他的遲延會令妳不知做什麼好?比雀躍更明朗的是無意識的慌亂。倘若回來的人恰恰不早不晏地進門,妳又會想:『這尋常的一天又要這麼過了呀││』
沒半絲兒新鮮感,也能招怨。
或許人的一生多數屬陳腔濫調的一部小說吧?聽寫者說完一遍又一遍,覺得明天該換一段故事來佐料,想著盼著依舊沒有旁的劇本,湊和著湊和著總不忍大刀闊斧地割捨……
曾經他們攜著大批行李與家具進駐了彼此的人生殿堂,很努力地磨合著其實不很同調的關係,在生活的嗅覺與觸覺上她太隨興,屢屢跟不上對方的挑剔,一段不和諧的路磋商一回又一回,漸漸茫然於當日的相識相知所為何來?
年輕,總有大把理由及時間饒恕彼此,不願與『離開』那樣的字眼做妥協。怕被笑話,也恐懼找到更不對的人,禁不起再次受傷的夢魘襲擊。心臟弱的一方,甚對夜晚時分萌生莫名抗拒,彷彿獨自面對天花板和白牆,是多麼了不起的孤注一擲!
黃昏,嘗試各種形態的出走,唯一放不下心的竟是房內的綠手指黃金葛大岩桐、落地窗外的一缸小魚,或者尚未收拾完善的被褥衣物……而非,那個同床共枕多年的伴侶。
徘徊又回盼的永遠是較為軟弱善良的那方。最終她守住了自己的屋與家當,他則闊步昂首轉身入了巷口,被暮色掩身,堅持不道再見!一種君子溫厚風度?也對,既然無法守約到老,何須追究那些細節?
北風乍起,關上窗子,冬日晚霞特別柔和美好。就放彼此的尊嚴一條生路吧!夕陽再美,仍要兩顆共鳴的心才適切。人生沒有絕處的懸崖風景,沒有不貳的心如鍊條緊緊相鉗,真正的幸福是自由非制約,你須先認同方有餘力拔脫自己。
萬般苦況皆要習得善解轉念,瞥過頭抓緊浮光,讓那漸行漸遠的背影,從記憶的一幕甘心褪逸,然後你才能再一次愛上自己,堅信落日深處也會帶來曙光般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