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4日

從洄瀾八景到花蓮八景 更平易近人

圖:碩儒駱香林編纂花蓮縣志時編選收錄的「花蓮八景」。(文史工作者葉柏強/提供)

「穿梭花蓮八景的昔與今」專欄
文史工作者葉柏強/撰文,記者宗璋/整理
民國卅五年十月,內政部公布各省市縣文獻委員會組織章程,因為戰後初期台灣社會尚未穩定,因此直到民國卅八年十月十三日花蓮縣才在縣長曹匯川主持下召開縣志編纂委員會籌備會議,十一月廿七日花蓮縣志編纂委員會正式成立,碩儒駱香林擔任主任委員。
然而戰後地方情勢紛雜,縣志取材不易,駱香林在蒐集史料之餘,為了能早日推展花蓮的觀光,因此在民國卅九年四月,花蓮縣志編纂委員會先選出代表花蓮名勝的「花蓮八景」。
花蓮因為有著大自然的恩賜,而擁有許多獨特美景,在日治時期花蓮港廳就透過歌謠與繪葉書或宣傳摺頁等方式向各界宣傳花蓮,希望能招來更多的觀光客前來花蓮消費。戰後花蓮百廢待舉,駱香林自然也希望能夠藉著宣傳花蓮美景以吸引觀光客前來。
然而日治時期日本人所訂的八景,如一九一四年醫師鳥羽重郎在《台灣日日新報》所發表的〈北埔八景〉,又或是一九三六年加藤鶴凌所發表的〈洄瀾八景〉,這些景點大多都環繞在當時的花蓮市區近郊,範圍太過侷限,而且文人所評定的景致大多雪月風花,不足以代表花蓮原本就有的雄壯景色。也因此在駱香林主導下,花蓮縣志編纂委員會選出花蓮八景。
駱香林在《花蓮文獻》第二期中曾經寫道:「花蓮負山面海,八景而外,不少斷崖幽谷,曲塢深隈,或以僻在深山,或禁人涉足,擯而不錄,於余心有惻測焉。然不列八景,且列名勝。此造物之甄陶,天地奇偉磅礡之氣之所鍾,不可終沒也。」
可見得在駱香林心中,只要是花蓮的美景,就不應該因為位於深山難至之處,又或是因為種種因素禁止遊人進入因此不為人所知沒。
正因為駱香林對於花蓮的山水,有著如此的深情,所以儘管縣志編纂尚未有所成,就先選出「花蓮八景」,太魯閣峽谷為「太魯合流」,美崙山為「八螺疊翠」,花蓮築港為「築港歸帆」,鯉魚潭為「澄潭躍鯉」,能高道為「能高飛瀑」,瑞穗溫泉為「紅葉尋蹊」,秀姑巒溪為「秀姑漱玉」,安通溫泉為「安通濯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