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12日

人生中最美麗的時光 ◎以琳

圖/舒芳

在擁擠的公司餐廳打完菜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空位,他悄悄的在她對面坐下用餐。而她雙眼直盯手機追劇,似乎沒察覺偌大的餐桌,對面坐了一個男人。
她手裡的空湯匙,停在半空中彷彿被定格;一口菜嚼在嘴邊,她臉部的表情,隨著螢幕裡的戲劇發展,時而眉頭深鎖,時而眉開眼笑。看在他眼中,這女人實在是太有趣了。他忍不住多瞄了她幾眼,真是越看越眼熟,好像在哪見過她……
他冷咳了兩聲,終於引起她的注意。她緩緩抬起頭,眼神四圍一掃,正和他四目相交,於是她尷尬地趕緊低下頭,不停扒飯。
「請問你是哪個單位?」男人很有禮貌定睛看著她問。
「財務部」她頭也不抬,心虛低聲的說。
「我是生管課的……我覺得妳好眼熟,我們以前是不是在哪裡見過?」男人追著問。
她終於扒完最後一口飯,站起身來,迅速用面紙擦了擦嘴角,冷冷丟下一句「喔……不會吧!」然後轉身離開。
男人望著她離去的背影,不停搔著頭,喃喃自語著:「真的很眼熟啊!到底是在哪裡見過她?」
「別的位子不坐,他幹嘛來坐在對面,搞甚麼東西啊……」她快步離開,內心不禁驚呼好險!
事隔數十年,她已經變了好多,以至於他霎時之間認不出她來。這樣反而很好,她根本沒想要再見到他,畢竟當年他也算是半個加害人,她還沒準備原諒他……
「林美麗……你是林美麗沒錯!我是李世傑……你還記得嗎?」男人一個箭步拍了她的肩,叫住她。
終於被男人認出來了!她緩緩轉身,驚嚇到說不出話來。只好佯裝失憶,說:「你是……」
「我們國小同班,還上同一所國中……我是那個李世傑啊!你寫過告白信……你不記得我了喔?」男人興奮著說。
「喔……是你!」她露出一抹尷尬的微笑。
「呵呵呵!我差點也認不出妳來。還好我認得妳的眼神,但是妳變好多……」男人好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似的,雙眼不停上下打量著她。
是嗎?是她那雙多情的雙眼露餡,被李世傑認出來了嗎?
再次見到李世傑還會心痛的她,定睛看著男人說:「你也變了很多啊……」
「哈哈哈!游泳圈越來越大了。我老婆一直叫我要運動減肥,結果越減越肥……」男人摸摸吃飽撐著的大肚子,自我調侃的說。
她一臉狐疑:「你老婆?」她內心不停OS著:「千萬別跟我說,你老婆就是班花……」
「我老婆……你應該也認識,就是你們班的楊子千啊!」
「嗯……當初我拒絕……但事後我也有回信,叫子千拿給妳。不過,怎麼會變成……唉!算了!過去不要再題了……」男人欲言又止,最後拿出手機,秀出他和老婆小孩的合照,開始和林美麗分享著他現在的家庭生活點點滴滴,有子萬事足的幸福時光……
而她彷彿又被人霸凌一次,重重的被甩了一個巴掌,心裡恍然大悟:「林美麗啊!林美麗!妳的眼淚都白流了!原來李世傑喜歡的是那種粗魯沒教養的女生……」
那是發生在國中二年級下學期的霸凌事件,只因為她寫了一封告白信給李世傑。而李世傑剛好是班花愛慕的對象,接下來她沒有一天好日子過了。
其實她本來可以逃過被霸凌的悲劇,因為她的告白沒有第三人知道。但為甚麼一封告白信會被班花知道?當時她質疑李世傑把她的告白信拿給班花看,才引發她被班上女生聯合霸凌的慘案。
「林美麗,妳這個醜八怪,學人家綁甚麼辮子……功課不好、長得又黑又矬,憑甚麼叫『美麗』?」班上的班花和幾個同黨,午休第一節下課後,在廁所堵她,大家輪流羞辱她。第一個動手扯散她兩條長辮子的人,正是班花身邊的死黨│楊子千。
她不甘心無冤無故被這群瘋女人欺負,基於自衛,她一個人在女廁門口對戰五個女生,大家互扯頭髮扭打。而其他同學和李世傑,卻一副坐壁上觀看好戲的心態,默默地看著班花她們欺負她一個人。
最終這件校園暴力事件,被迫還手自衛的她,被學校記小過一支;但是先動手的楊子千,只有被記警告一次。班花和其餘同黨她們呢?她們全身而退,只因為班花的父親是學校家長會會長,所以其他人沒事。
打架打輸還被記過的她,只能涕泗橫流,質問老天為什麼將美貌、聰明、好的家世,一切好處都給班花,卻沒有留給她半樣優點。這世界怎麼能如此不公平!
從國小五年級開始,她就喜歡李世傑。李世傑是她們班的班長,功課好、人緣好、長得帥又斯文;相較之下,功課不好、長相平凡的她,只有崇拜單戀的份。
好不容易挨過國小青澀的暗戀,後來她和李世傑上了同一所國中,她持續默默耕耘心田,累積多年真摯的情感,寫了一封文情並茂的信,鼓起勇氣向李世傑告白。結果這樣的勇敢,竟然只是讓自己落在不停被羞辱的難堪裡。初嘗失戀滋味又被霸凌的她,她不敢向任何人訴苦,夜夜以淚洗臉,委屈只能往肚裡吞。
好幾次,她央求媽媽幫她改個名字。她不要再叫「林美麗」,因為她一點也不美麗。但是不明白她內心苦情的媽媽,反而安慰她說:「你看媽媽也不特別漂亮,外公還不是幫媽媽取名叫『邱美女』。人的外表會隨時間衰老變醜,只有內心美,才是真正的美。活得有自信才是重點啊!」但是班上的女生聯合起來叫她醜八怪,她每天都被語言暴力打趴在地,怎麼會有自信呢?
她在學校被同學語言暴力的日子,老師都看在眼裡,但是老師並沒制止霸凌者。老師只是有意無意的暗示大家,太早交男女朋友對人生沒有實質意義。即將升上國三,要努力拚上好學校,人生才會有光明……
再忍耐一年吧!她只能不停催眠自己,苦日子很快就會過去的。終於熬到畢業典禮那一天,她如釋重負,揮別一切國中生涯的難堪,順利進入私立高職就讀。
然而高職三年生活也沒比較輕鬆好過。她同樣面對難解的愛情習題,顯得束手無策。
正值十八青春年華的少男少女們,開始在校園裡默默形成班對。而她和班上幾個女生,很快就變成無人聞問的邊緣人。她們共同的難處,就是渴慕愛情,但是愛情從來不青睞她們。所以,她只能投入課本的懷抱,就這樣挨過無趣的三年高職生活。
所幸她擁抱課本共舞三年,最終學測成績讓她上了一所國立科大會計系,開啟大學生多彩多姿的生活。這時,她也從小女生轉變成女人。
曾經是又黑又矬的她,現在身形逐漸抽高、輪廓變深、皮膚變白。重點是,她開始懂得打扮,有自信了。雖然不能說是一百分的美女,但至少算是清秀。只可惜大學四年,她就讀的科系男生少之又少,加上她對自己要求,大學四年之內,要拚記帳士證照考試通過,又想考會計師……於是,她大學四年生活非常忙碌,忙著補習、忙著上課、還忙著到會計事務所打工實習……忙到連羨慕愛情、交男朋友的時間都沒有。
出了社會之後,輾轉換了幾個工作,後來才考進這百大企業任職。說起她的工作履歷,真是洋洋灑灑一大疊成績輝煌;但是愛情自傳卻是一片空白,不禁叫親朋好友擔心。
以往每年過節回阿嬤家,阿嬤總是勸她,眼光不要太高,男人長得醜一點沒關係。人說:「歹歹尪食袂空……女人有個好歸宿才重要!」
「若是歹歹尪也嘛會佇外面偷吃,麥安怎?」對婚姻沒把握的她反問阿嬤。
阿嬤一聽她這樣問,突然想起已過世的阿公。阿公生前陸陸續續外遇二十年,被小三詐光錢財,到最後與小三交惡,年老貧病交迫的阿公才想返回家庭。阿嬤一想到傷心處,鼻頭一酸,抹去眼角的淚,嘆了口氣,說:「查普郎,難免攏會吃碗內看碗外……」
老實說,她心裡很糾結!對於婚姻愛情,她有千百般的憧憬和童話幻想;同樣對背叛愛情的不忠者,她也有千百般的恐懼和憤怒,令她無法接受。愛與不愛都會叫她心臟病發作……
或許對大多數的人來說,人生中最美麗的時光,是用愛情去灌溉兩人世界的點點滴滴。但是對她來說,人生中最美麗的時光,不是曾經滄海難為水的執著愛情……
在那段青春歲月裡,她,就像一夜被滂沱大雨打散的茉莉花,散落一地的芬芳和美麗,卻無人愛惜和欣賞。雖然回首自己也會心疼,但是她仍堅強挺過一切風雨。茉莉花,依舊自開自落,日日夜夜歲歲年年暗飄香……
現在的她,已經懂得愛自己,和自己和平相處。學會欣賞一個人的孤獨美學,這人生最美麗的時光,才正要開始……
而李世傑和老婆的幸福時光,正因為她│林美麗的出現,開始有了變化……
李世傑對老婆說:「老婆,妳猜我今天遇到誰了?」
「誰?」
「就是妳們國中同班同學│林美麗。」
「喔……妳說那個醜八怪啊!」
「怎麼?她還好吧?」楊子千盯著電視,漫不經心地問。
「怎麼還敢說人家是醜八怪,林美麗現在可是正的很……」
「妳不要老是待在家不打扮,像個黃臉婆……學學林美麗,人家越來越漂亮了啦!」李世傑盯著老婆看沒好氣的說。
楊子千一聽到李世傑不停讚美林美麗現在有多好多正,心裡很不是滋味,摔了電視遙控器,一臉不屑的說:「林美麗,肯定是去整形過!不然憑她那個矬樣……」
李世傑拾起電視遙控器,不停轉台,盯著螢幕說:「不然妳也去整形好了!看是要拉皮、隆鼻、豐胸、美白全部做一做……」
「老娘我還需要整形啊?!」楊子千一個巴掌,重重的從李世傑頭上巴下去。
李世傑頓時暈頭轉向,摀著頭對楊子千大吼著:「做甚麼妳……動不動就動手打人……男人婆。」
李世傑丟下電視遙控器,逕自走進房間,躺在床上,回想著今天和林美麗相遇的一切。不停複習著……那短暫的美麗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