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08日

親愛的 J. ◎滴滴

親愛的 J.,時間過得總是像飛的,轉眼已經兩年過去了,或是三年?你瞧,我的日子過得糊里糊塗,得回頭查證一下。也或許我至今仍不能、或不願面對這個令人難以相信的事實。是的,你離開了,離開這個對你來說悲慘大於幸福、困頓多於安穩的人間。也許這樣說並不正確,也不符合大多數時候你給朋友的印象。你的個性溫和,是個熱愛音樂、嚮往和平、珍惜動物的素食者、世界的旅人、街頭的藝人,種種對你的印象和認知都標籤著「身心靈的整合性」!
我不能相信你竟毫不留戀就離棄你向我誇讚過的寶地。你說,這裡的山水、能量近乎世界之冠!雖然我已經忘記你所引述的地質學或相關理論,總之,你說服過當初還沒有決心長期定居花蓮的我。而今,我在這兒居留的時間可能已經超過你的?你的好口才留住了我,我們卻無緣當更長久的近鄰、師生與好友。
說到成為朋友這事,有點輾轉、不同尋常,但又那麼一見如故。那年夏天我剛來到花蓮不久,透過臉書得知你們每月有定期的音樂聚會,歡迎大家攜帶自己的非洲鼓或其它樂器前去。聚會動機單純、無商業利益,就是即興玩音樂,透過世界性的音樂,連結彼此的性靈。光是讀到你們簡潔自然的敘述,我已興趣高漲,馬上以行動參與……可惜,那次你們夫妻剛好返回美國,沒有把聚會取消,央請了音樂同好接手代辦,聚會得以照常舉行。
雖然你們人在美國,但你們的精神與我們同在。一個下過陣雨的清涼夏日午後,濱臨太平洋的木涼亭下,幾個參加聚會的朋友,就這樣即興玩起非洲鼓,並用烏克麗麗彈彈唱唱起來,完全無須擔心自己的程度、技巧是否純熟或歌聲是否動聽。那是沒有你們在場,我卻強烈感受到有震撼的能量連結我們第一次的「相遇」。
是的,原來那就是人們常說的 「投緣」和「契合」。所以,後來幾次讓我們真正邂遘的機緣出現時,彼此感覺應該就像久別重逢的老友吧!也或許我們都是愛旅行的世界公民,那種一見如故的感覺,也是不言自喻。我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有多麼豔羨你們這樣的神仙伴侶。然而,人們一般的認知與感受到的現實,永遠都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幸福的表象之下,竟是充滿危險的暗礁……
即使感覺上是非常投緣的朋友,但是我們交往的模式停留在君子之交。同在東部城市生活的我們,大家堅守著各自的安靜與清簡,鮮少將各自的煩惱投向彼此,或是我們的交情還沒有到那種可以直接分擔憂煩的程度。
可惜了,人們總是要在事後才會從記憶的寶庫中重新翻找一些跡象與關聯,才恍然明白當事人那沒有出口的無助情緒,然後苛責自己為何沒有對當時偶爾感覺到的某種違和做點對應呢?基於尊重隱私,甚至連多問一句的動作也沒有。唉,如果我是個愛管閒事的人其實會更好,不是嗎?我會問:「嘿│J. !心情不好嗎?有什麼煩心事,如果你願意說說,我非常願意把我的耳朵送給你喲!」
現在才向已不在人世的你如此提問,你的靈魂或許更能感應到我的懊悔吧?至少,兩年多以後,我竟然在短時間內接連兩度夢見你,真讓我喜出望外,我想對你說:「你捎來的訊息,我收到了,我會寫出來分享,告訴大家你現在很好。」
是的,就在去年歲末的一個清晨,我做了一個夢,那是第一次夢見你。與其說是夢,倒不如說像在觀看一幕又一幕生動的畫面。
場景就是在有山、有溪泉的花東美麗大自然中。一些西方人士,大部分是男的。其中一個是主角,應該就是你了。不記得什麼特別情節或人物對話,大家像純粹在享受山野間的嬉戲。記得比較清晰的那一幕是有人正在護航一隻小海龜,讓牠回到安全的石頭上。比較奇怪的是最後一幕,場景換到某個小吃攤前。你在那兒點了麵包並要求一個飯碗的某種油,顏色清淺像燃燒用的普通油或沙拉油。然後,你把麵包撕成小塊小塊的,浸到油碗內,把麵包吸滿了油以後才吃下去。
這是我記得的最後情景,醒來後,感覺自己好像沒有真的睡著,像在半清醒狀態下欣賞完一齣自然劇,或是靈魂出竅似的去到已故之友所處的精神次元。我思忖著「沾油吃下麵包」這個有意思的象徵,直覺上想到是那些麵包會在你肚子裡燃燒起來。於是, 你就變成一個透明的發光體、一根光柱,有點「神」的意味……因為你的外型和性格原本就很容易讓人和「耶穌基督」聯想在一起呢!
大約隔了兩週,今年的年初,又一次夢見你!
這次又是在半醒半睡中「觀看」了一段「錄影」。因為夢中我和另一個人應該正在觀賞一段「記錄片」,裡面有你相當搞笑但十分有創意的行徑呢!
剛開始我們可能迅速地看過一遍影片內容,之後大約是想看得更仔細又倒帶回頭觀看,特寫加上慢速的解析才讓我終於看明白和莞爾:「啊哈!原來如此!」。原來,你抱住一棵纖細高大的樹,身體下半部所坐的位置正是一個可以承接穢物的小坑洞般的容器,就在你轉身準備跳入下一幕時,我清楚看見你正扣上褲頭,所以推斷那應該是小解或大解之後的動作!
之間本來還有水上活動的一幕,但內容忘了。只記得最後一幕是你手上拿著兩根登山杖,以滑雪之姿優雅地「登陸」,但登上的不是水面,而是一艘汽艇,汽艇上面有蠻多人的,大概是一些遊客吧!我記得夢裡「觀影」的當下心情是稱羨的,忍不住驚呼出聲:「哇,這也太神了吧!」
親愛的 J.,謝謝你捎來既幽默又富涵象徵意義的夢的信息。
你離開後的這幾年,花蓮真的失色多了!猶記得你在諸多場合演奏非洲鼓和天碟的身影和那特別專注又沉醉的神情。那曾經是我見過最美的風景之一。沒想到那一回在市區內的文創園區看見你單獨演奏天碟的風采,竟成為我對你的最後一瞥。你最後對我說的一句話是:「記得傳給我妳拍的影片哦!」請原諒我沒有履行承諾,而且,趁著寫這篇文字的空檔,我一直翻找我的存檔,竟然怎麼都找不到那段錄影了!
謝謝你 J.!反倒是你寄了一段最新的「影片」過來。透過另一個次元,我們依舊能夠做神交之友,真好!請記得我的夢的大門,永遠是為你敞開的,有空請常來串串門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