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10月08日

實務型論文的再應用 ◎柯仁愛

最近因為黎明機構獲得第十屆「總統文化獎」│人道奉獻獎,相熟的朋友總是在恭喜之外,試著問:參加這種徵選要怎麼寫?過程很龐雜,我挑簡單的回答:其實那是我的論文。
 念東華大學在職專班的最後一學期,接到指導教授謝若蘭老師的電話,想知道我在黎明的工作概況,沒等我侃侃發表,謝老師明白告知:學校可以就工作經驗寫實務型論文,你就以黎明教養院的發展史寫在地貢獻也OK啊!一個本來要踩熄的火苗,遇到了春風,燃起跳躍的生命力!
 彼一時,工作上正好授命撰寫黎明四十年大事記,記錄早期創辦先進的口述歷史、埋首於當年的會議記錄、問道於本地耆老對黎明的印象,案牘資料、相簿冊,堆起來怕有一人高,大約一年時間的「去蕪存菁」、「抽絲剝繭」、「沙裡掏金」,一路爬梳出來的人文日誌,就是後來論文第二章的「文獻回顧」。
 從媒體換跑道,踏進教養院的頭幾天,早上在飲水間一位臉上現酒窩的女生,對我說:妳很漂亮!傍晚在洗手間,再又相遇,又是一臉含笑說:妳很漂亮,心中不禁竊喜!同事提示:那是打招呼口頭語,算我幸運!要是碰到「雨航」,就吐口水歡迎了;他沒惡意,就是:很高興認識妳的意思!
 喜憨兒和自閉兒的表達方式不一樣!不同的障別,有不同的特性、特質,有如跨國的民族,教養院正是人類學的田野調查場域,藉著探索「非我族類」行為現象下的文化意涵,再轉譯為外界所能理會的語言,這樣的思考模式和作業方式,扣連了我的「研究動機」和「研究方法」,每天都有新發現。
 長輩延緩失智的照顧,職能生涯轉銜的整合,種種創新作為可能遭遇的困難、挑戰,以及因應措施和解決方案?在和部門主管的採訪對話中,挖掘出許多第一手資料,加以整理分析就是論文中的精華價值│「研究發現」。
 在職專班研究生,多半具有工作經驗和專業背景,若能運用說故事的巧思,把論文轉化成散文,讀者就不只三位口試教授,也有更多運用的空間和價值的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