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9月16日

郭鎧紋為地震寫日記 解開台灣地底能量釋放密碼

九二一20年 走過震殤(中央社記者汪淑芬台北16日電)前中央氣象局地震測報中心主任郭鎧紋形容,地震測報中心就是為台灣地震寫日記,九二一這場百年大震餘震多又複雜,花費5年時間才完成完整紀錄,卻也讓他找到台灣地底能量釋放的邏輯。
郭鎧紋從事地震測報工作30年,當了19年地震測報中心主任,2016年8月退休,現在在自己的工作室,仍掛著標示九二一大地震震央的大幅台灣地圖。
對郭鎧紋來說,九二一地震除規模達7.3令人震撼外,餘震次數更是多到嚇人,處理餘震報告才是最大挑戰。
氣象局統計,九二一餘震數在3個月內多達5萬多次,郭鎧紋說,餘震計算複雜,一分鐘內接連發生2到3個,次數多到無法即時解讀,事後由地震測報中心內資歷超過10年以上的高手,花了5年時間才全部完成編號及定位。
郭鎧紋說,對地震測報中心同仁來說,大家是在為台灣的地震寫日記,必須逐筆完成記錄,也為資料庫負責,讓後代子孫查詢時,可以清楚知道這起台灣百年大震的背景。
●九二一威力像46顆原子彈 餘震解讀花5年九二一地震規模高達7.3,相當於46顆原子彈威力,這也是郭鎧紋在九二一地震後,首次用原子彈威力形容地震。
他說,這不是他的發明,美國早年就是透過地震儀器監測原子彈試爆,但他在九二一地震後,根據台灣的地震紀錄,歸納出地底能量釋放的邏輯。
郭鎧紋說,6.4規模地震相當於一顆原子彈爆炸的威力,台灣平均每年的地震總數,應釋放8顆原子彈較合理,但九二一地震前,已累積了200至300顆能量未釋放,九二一地震主震加餘震約釋放了相當於100多顆原子彈的能量,直到2016年才全部釋放完。
郭鎧紋根據氣象局地震測報中心2017年至今發布的地震報告,計算出台灣地底累積還未釋放的能量,約有16顆原子彈。
郭鎧紋說,只要每年能平均釋放一些能量,就不必太擔心有大地震。
●最揪心的一夜 中部地區地震紀錄滿格第一個得知地震規模達7.3的人,則是7年前退休的吳慶餘。
他在地震測報中心工作26年,處理過數不清的地震報告,九二一地震發生時,他剛好輪值夜班。
在九二一地震20週年前夕,吳慶餘再度來到地震測報中心,站在現在已成展示紀念設備的數位地震紀錄器旁,想起20年前的那天,留下人生中最揪心的一夜。
吳慶餘說,當時他一如往常在地震測報中心機房值班,突然停電,之後約2到3秒,因氣象局備援電力系統啟動後立即復電,接著他就聽到當時使用的地震類比紀錄器指針的快速敲打聲。
吳慶餘立即衝到數位地震紀錄器旁,第一時間就是要研判震央位置,他說,很明顯紀錄器指針在中部地區留下的紀錄都是滿格,研判震央就是在中部縣市。
了解震央位置後,吳慶餘用跑百米的速度,再衝到終端機旁看各地地震偵測設備傳回的地震初報,很快就定位出震央在南投,當他看到芮氏地震規模是7.1時(之後修正為7.3),他說,他先是嚇一跳,接著看到台中震度達6級,到了新竹還有5級,他整個心開始糾結。
吳慶餘說,台中和新竹距離約70到80公里,如果是一般的地震,震波從台中傳到新竹後,會明顯衰減,但九二一地震卻非如此,他當時就想,地震一定很大,規模一定超過7,腦袋中只想著如何快速完成地震報告,並傳給行政高層及救災單位。
吳慶餘說,事後大家談論地震搖晃多厲害時,他反而完全沒有印象,主要是整個心揪著,且不停在地震紀錄器、終端機和傳真機間跑來跑去,對地震搖晃程度無心注意,相對感受不深。
(編輯:吳協昌/陳清芳)108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