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9月15日

田貴實感嘆 政府「說得太多,做得太少」

文面老人凋零離開
記者田德財/報導
花蓮文面文史工作者田貴實,對於文面老人凋零離開,目前全國只剩半文的林智妹,他感嘆政府「說得太多,做得太少」、「我的老人,一個個離開我,再聽不見他們說故事了。」
民國八十七年李登輝總統在總統府接見文面老人時,高舉為「活文化」、「國寶」、「國家重要的文化資產」,於今,誰記得他們是「國寶」,珍惜過他們?
田貴實走訪全國山地部落,記錄到近二百位文面老人的臉部文面圖案,影像紀錄則約有一百多人,但是他從不高舉自己有什麼功勞,或有多麼偉大。他說:「這是老人家留下來的,不是我的,是泰雅族、太魯閣族、賽德克族所有原住民的、更是台灣的資產。」
面對老者凋零,田貴實是難過的。他多年紀錄文面老人的成果,獲得社會各界的肯定,並常受邀至國外演講,但是他說:「我沒有為他們做什麼,我很慚愧。」他悲嘆說,這些老人大部分都晚景悽涼,老年生活沒有人照顧,也沒有尊嚴。現在僅存的1位文面老人林智妹,晚年都很悽涼。
他說,原住民的生活處境普遍就困難,在原鄉的老人,因為子女必須到都會打拼,老人多半獨居,平時雖有老人送餐服務,但是這些便當,卻並不符合老人的飲食習慣。
田貴實曾有一次在拜訪文面老人時,老人家獨自一人坐在門口,問她吃飯了沒有?老人家說吃了,但是往屋裡看,便當盒裡還有雞腿,問她為何不吃?老人說,不喜歡吃。田貴實說,我們的老人習慣吃野菜,並不喜歡油膩的雞腿。
而送餐服務只負責把便當送到老人家中,並不關心老人家要吃什麼,老人是沒有尊嚴的接受這些服務的。他沉痛的說,老榮民可以獲得政府到老的照謢,但是我們的老人卻是孤苦無依,怎不叫人心痛於政府的無動於衷?
文面對文面老人來說,不僅是族群的印記,更是神聖的信仰,但因為政權者的更迭,文面文化已逐漸消失,僅存的這些文面老人也在環境與歲月相逼下,快速衰老、凋零,如果多幾個田貴實,貼心的問候老人、陪伴他們聊天,紀錄他們的話語,老人留下的將不只是文面,而是更多的祖先的智慧。
英國劍橋大學生命科學研究所教授克利斯多福曾來工作室參觀,臨走前非常沉痛告訴田貴實「你力量很小你做了非常偉大的事業,政府力量很大但不知道做了什麼事」。
田貴實二年前收錄全台僅存六名原住民「文面耆老」記憶的《永不消失的榮耀記憶》一書,榮獲第廿四屆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
田貴實原為花蓮亞泥工人的太魯閣族人,近卅年來獨力為近三百名紋面長者拍下不少珍貴相片,但採訪初期卻備受挫折,不少部落老人擔心「靈魂會被照相機帶走」,拒絕受訪,經過田貴實長久努力,終於感動耆老,還將他視為自己的孩子。
文面象徵的是崇高的榮耀和使命。他指出,文面是泛泰雅文化中重要的文化表徵,除了具族群識別功能外,也是成年的標記,男人要有英勇的表現,而女人則必須擁有織布的本領,才能成為部落中重要的支撐力量,得到族人敬重。
田貴實感嘆,看到文面耆老隨著時間流逝逐漸凋零,直到三年前獲得文化部補助,與輔大教授劉德興等人組成編輯團隊,二年前加速進行全台僅存六名的文面老人的口述史與影像紀錄,終於在去年底完成發表《永不消失的印記,文面耆老的榮耀記憶》。
因日治時期政府明令禁止,使「文面」傳統走入歷史,在田貴實的努力下,《永不消失的榮耀記憶》獲得文化薪傳獎原住民族獎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