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9月14日

大漢大壁畫 阿美族藝術家優席夫創作

圖:大漢技術學院的「太魯閣族射日神話」、「阿美族姑娘現代意象」大壁畫。(彭興讓教授提供)

記者田德財/報導
大漢技術學院校長宋佩瑄教授重視原住民文化,學校有兩幅原住民大壁畫,一是在工學館川堂階段的「太魯閣族射日神話」,是台北實踐家專美術系畢業的謝仲輝老師立體彩繪作品,另一是管理館西側的「阿美族姑娘現代意象」,是花蓮旅英的阿美族藝術家優席夫作品,都是大漢學務處執行教育部原住民計畫陸續完成的原鄉情境美化成果。
學務長彭興讓表示,大漢是進入花東縱谷北端的重要出入口,位居氣勢磅礡的太魯閣國家公園和蘇花公路交通要衝。得天獨厚坐擁中央山脈的雄渾氣勢,伴隨七星潭海灣水藍山青的旖旎風情。鄰近盡是秀麗原鄉山林家園,原住民學生包括有阿美族、布農族、太魯閣族、撒奇萊雅族、泰雅族、排灣族、卑南族、鄒族及葛瑪蘭族等族裔學生,其中又以阿美族及太魯閣族原鄉學生為最多。
學校配合東部族群地域文化與國家觀光發展政策,落實原住民族的藝術文化推廣,以傳統歌樂藝術文化為學校發展方向,讓學生除能具備職場就業基本能力,更對地域族群文化有深刻強烈之體認,藉以落實東台灣技職教育與地方傳統族群文化結合之新願景。期能留下在地原住民學子加入族群文化之傳承與發展,翻轉花蓮「好山、好水、好無聊」的青年迷思。創新兼具原住民藝創精神與觀光資源整合之原鄉文化教育環境,成為具地域優勢之特色。
射日傳說與神話,除原住民外,中國也有射日的傳說,相傳在帝堯統治的時代,天上十個太陽一起出現,猛烈的陽光無情地燒焦了土地上的稻麥莊稼,曬死了樹木花草。人們沒有食物,飢餓乏力。而猛獸凶禽也由於環境惡化食物短缺四出為害,以人為食。人間的帝王堯日日夜夜向上天禱告、呼救,於是天帝命令他最勇敢的一個神射手「后羿」下界除害。羿長得虎背狼腰,配上天帝所賜的彤弓素箭,十分威猛。他與妻子嫦娥一起降臨人間。
羿來到原野上,輕舒猿臂,彎弓搭箭,對著天上的十個太陽,一連發出了九枝流星一般的利箭。只聽得颼颼的風聲,箭箭中的,九個太陽紛紛墜地,天地間頓時清涼下來。羿十分高興,正想剷滅最後一個太陽,只見匆匆趕來的帝堯急忙向他擺手,堯說:「萬物生長離不開太陽,留下一個吧!」羿恍然大悟,收回了弓箭。地上萬民感謝羿的巨大功德,但是十個太陽都是天帝的兒子,羿殺死了九個,也得罪了天帝,所以他只好留在人間了。
台灣原住民族也是族族傳述,整理台灣原住民射日神話文本,發現射日英雄的旅程,時間跨越從老中青三代、父子二代,甚至一代光陰都有;成員的組合有父子、族人選派勇士、青年個人自願等。
射日的動機不外乎是沒有晝夜之分的勞累、酷熱曬死人的恐慌;射日工具大多為弓箭,較特殊的工具是雅美族與排灣族用杵頂日、熱水淋;受傷的太陽,變成月亮。因為射日旅程非常艱辛漫長,通常故事裡總以某種水果(橘、蜜柑)的長成,或英雄回到社中為白髮蒼蒼的老人,無人識得作時間流轉的詮釋。
優席夫是阿美族血統,於花蓮玉里的原住民馬泰林部落出生,曾定居於英國藝術之都愛丁堡。已有多年在當地知名國際藝術節參展的資歷,是目前少數在歐洲以原住民為主題推動台灣文化,並成功發展的原住民藝術家。
優席夫的創作非常多元,從音樂、攝影一直延伸到繪畫。其中台鐵「洄瀾之心」彩繪列車、鯉魚潭造型鴨都出自他的創作。 優席夫的創作於二○一○年開始大幅度的在英國與台灣受到矚目,作品除了持續的在愛丁堡展出外,其作品以用色大膽、主題活潑鮮明為特色。他專注在用色強烈且具戲劇張力的效果上創作,通常在簡單的視覺上,往往還透露了對人性與社會議題的見解,尤其巧妙的運用了東 西方元素的特質,作品深受歐亞人士的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