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7月16日

【白絨與黑絨】之九 相認於法海深處◎白絨

有時候好一陣子無夢或不記得任何夢而無從記錄,有時候一日當中卻豐收好幾個夢,如這歲末二十一天閉關的最後一日。
鬧鐘響了多次的上午,在清醒和起床之間拉鋸時,最後一個夢還流連在白絨貪睡的腦海裡,不但沒有褪去的意願,反而變得更加清晰、真實,好像前一秒才正在發生。可不是啊,剛剛才看見最前排那個小巧身影、險些隱沒於群眾之中的黑絨,因為與達賴喇嘛十四世幾乎只有一臂之遙,兀自陶醉不已。這麼近的距離實在太夢幻了吧!白絨忽然想起以前在不同國度、不同狀況下,都是從非常遙遠的距離觀望達賴喇嘛的情景。如此比較起來,尚未完全清醒的白絨自然是寧願賴在夢境中,壓根不想醒轉!
只見身處群眾之中的黑絨,跟著達賴喇嘛雙手合十喃喃念誦著六字大明咒。她身旁有白絨曾經認識的,也有一些不認識的人。有些人臉上帶著遲疑與羞澀的神態,最後,也跟著大家雙手合十、張口念誦。頓時,原本就被隔在一座橋墩右邊的人群,像是被從橋下湧上的一片莊嚴聲浪給掩蓋了耳目,等到那聲浪稍微減緩後,才發現達賴喇嘛在這未預期的騷動後,竟然遠離他們去到橋墩的另一端了!
黑絨在那股湧動的能量中被推來又推去,距離一會兒被拉地更遠,但一下子又似乎重回法王身邊,好似不曾被分開過。法王持續主持著法會││無邊無際的法喜,如巨浪一波一波湧向她與群眾。
就在夢將醒之前,黑絨才發覺在場的人群大半都是女眾,這讓她有種說不出的微微遺憾。而遺憾或許來自某個前世身為比丘尼的處境嗎?此情此景卻也只能暫時留在臆測的不確定裡了……
白絨追溯這個夢可能源自一位正在印度達蘭薩拉旅行的朋友。他在臉書發文說即將參加達賴喇嘛主持的時輪金剛法會。據說,那是一次特例的法會││開放給那些被遣返而無法再入境的藏族同胞││透過遠距,他們也將同時性地受到福澤。
白絨與黑絨很顯然也是被涵蓋其中。前世,今生,永世被祝福、被托浮在法海深處……
互相愛慕、彼此窺視好些時日以來的白絨與黑絨,終於相認了,終於認清她們從來就是一體的兩面,有如一枚錢幣,面值大小或高低從來不需要其它參考點,她們的價值是獨一無二,更是無以衡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