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3月20日

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 ◎金希

一個太過懵懂的年紀,我在回家的路上發現了一隻受傷的麻雀,基於善意將牠撿回家,幾天的餵養與治療後,牠漸漸的恢復生氣與活力,拍動著翅膀像是在做飛機起飛前的功能檢查。為了防止牠飛走事先準備了一鳥籠,在牠恢復到能夠飛翔前把牠關進鳥籠裡。每天放學我都飛快的趕回家,只為了看看小麻雀,雖然牠不像狗會玩丟球,也不像貓能用逗貓棒逗弄,但我對於第一次得到的寵物卻是情有獨鍾。輕輕一摸,指尖傳來柔順的觸感,清脆的鳥叫聲像極歌聲般美妙,將牠抓握在手掌去感受柔順的羽毛和溫熱的體溫,些許刺痛的爪輕刮著我小小的手掌,當時的我對於能將這隻小小的麻雀寵物握在自己的手中感到雀躍不已。
隨著牠身體恢復得越來越健康,心靈卻變得越來越憂鬱,牠開始不吃不喝,天真的我以為一定是不喜歡我準備的飼料,於是飼料一包換過一包,但都不見起色,後來甚至開使用喙摩擦、撞擊籠子,我百思不得起解,後來問了老師才知道麻雀是不能被關在籠中的,但對於懵懂的我來說始終不願放開好不容易得來的寵物。有一天放學回家時,麻雀已經奄奄一息了,我難過的將牠抓握在手掌,冰冷的溫度在手心蔓延。我的淚水不斷流下,口中不斷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經過這件事我明白自由的可貴,在籠中,麻雀不必四處覓食;不必忍受炎熱和寒冷,牠可以維持住牠的生命,但失去了飛翔的自由。我們或許也一樣,如果我們有一份高新的工作,卻不喜歡甚至厭惡,我們同樣得以維持生命,但我們失去了自由。日復一日,做著厭煩的工作表面上看起來光鮮亮麗,但卻被囚禁在鳥籠中無法飛翔。
前幾個月,我又撿到了一隻燕子的雛鳥,雖然曾經的陰影讓我猶豫要不要把牠帶回家,但我始終無法放下受傷的牠不管,於是將牠帶回家飼養一陣子,比起麻雀燕子的身形和羽毛更為光鮮亮麗,牠或許不像麻雀會不吃不喝,用喙撞籠子,也許養在籠中牠可以活下來,但如果可以我希望牠能飛上天。
看著牠漸漸恢復,翅膀也強壯了不少,我將籠子搬上陽台,牠看著蔚藍的天空激動的叫著並拍動翅膀,躍躍欲試的要向天空飛去,我將籠門打開,牠飛快的飛出籠子,看得出來翅膀還未成長到足以輕鬆飛翔的地步,牠飛行的曲線有些曲折,姿勢有些笨拙,但牠努力的朝著金黃色的陽光飛去,我看著牠越飛越遠,直到再也看不見牠。
或許牠在外頭得忍受飢餓、寒冷、大雨,但當我打開籠門,牠選擇了投向自由,靠自己的翅膀飛出鳥籠,雖然現在飛得不順,但我期許有天牠能自在的翱翔,飛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