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3月19日

放下 ◎劉紡菱

過了中秋,突然來的陣雨趕走炎夏。
於是大夥兒一時興起,開著車子哼唱著歌曲,愉快的奔馳在公路上,經過一個小村莊的路口,從遠方望去,那一欉又一欉淡淡紫色的蒜藤花,旺盛的綻於視野,讓人有些驚訝,我們無意間想起了在這個村子裡生活的過往。
大家異口同聲的說:「這裡是……靜子姨娘家的老屋嗎?怎麼比印象中的……還要老舊呀?但屋瓦又怎麼會新的呢?好像最近有人重新整修過欸!……」
我們忍不住拿起了相機,又重新用著攝景的角度,拍出老屋新舊交接的景色,內心突然閃出一股意念,許多年沒來到這裡,靜子姨是否又搬回娘家老屋來居住了呢?那她是否和當年一樣的風韻猶存?
記得那時我只是個高中剛入學的少女,靜子姨則是初嫁入南沙新村裡的新娘,直覺上覺得她是個剛嫁入村子裡,不太適應的媳婦,所以才會常常回娘家來居住。她常常看見村子裡的鄰居,都擺著一股新嫁娘的嬌羞與沉默。一年以後靜子姨便在產婆的接生之下,在婆家的南沙新村裡產下一名女嬰,但這名女嬰因長期的哭鬧不休,靜子姨雖然很努力的照顧著這名新生兒,後來因體力不支在婆家就生了一場重病,開始她的婆婆常帶著這個才出生不久的女嬰去收驚,總認為是被什麼給沖煞到的,但靜子姨她的病情卻每況愈下,加上婆家生活十分的困窘,她和婆婆還有妯娌之間也常口角,最後因自己的身體不佳又不能再生育,所以她就在婆婆做主之下和丈夫離異,她就只好帶著女兒一同回娘家居住。
記得那一年的她回娘家時,她娘家老屋的牆頭上蒜頭花,開得也十分爭妍豔麗,所以她娘家的父母便把她的女兒取名為:「妍麗」,他們十分的疼愛著這個外孫女,漸漸小女娃長大了,長得十分的可愛,她那雙水汪汪的瞳眸,常常吸引著村子裡的長輩們想伸出雙臂抱著她並逗弄著她玩耍。
靜子姨,因為有女萬事足,漸漸淡忘了失婚的不愉快。
她努力的在工廠裡工作賺錢,只想好好把女兒撫養長大,可惜好景不常,就在靜子姨耽溺在這種期待女兒長大的幸福日子裡,有一天,她的女兒在家中後院與鄰居小朋友一起玩耍時,卻突然昏倒並且口吐著白沫,靜子姨的父母急忙的將外孫女送進了醫院的急診室,當時靜子姨在城裡工作,就急忙放下工作,趕到了醫院,這才得知她的女兒原來是個癲癇症的病童,而且腦部有鈣化的現象,靜子姨這才明白,為什麼她女兒出生後常有會哭鬧不休的狀況?為什麼她女兒的頻繁的哭聲會惹到婆家和鄰居們的嫌惡?
靜子姨得知女兒的病情後,常常以淚洗面,後來為籌措女兒的醫藥費和生活費,她娘家的父母便在市區的市場裡租了一個攤位,開始賣起了豬肉,靜子姨在旁邊賣些蔬果和鮮花。
就這樣過了許多年,靜子姨的父母都因年邁而相繼過世,為了生活,靜子姨便在村子裡的鄰居介紹下,改做起了雜貨生意,後來因雜貨生意越做越興旺,她便開始投資開了一家貿易公司,就在某次的商場聯誼之中,她認識了一位野口先生,後來她便帶著女兒改嫁到日本,告別了在娘家村子裡失婚的生活。
就這樣,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知道她的消息了,她也沒有和村子裡的老鄰居再有聯繫了。
數年後,她因為年老加上想念著娘家的這個村子,在去年的秋天,再次的搬回娘家的老房子裡居住,但是這一次大家只見到了靜子姨一個人居住在老屋裡,我們悄悄的路過她家的院子前,也只見到那印象中青春貌美的靜子姨已變成佝僂著身體的獨居老人,至於她那生病多年的女兒呢?還有她改嫁後的日本夫婿呢?她從來都沒和村子裡的老鄰居們提起,就算是有人和她提起,她總是一抹微笑的默默不語,然後便轉身招招手,進入屋內大聲的放起了佛經錄音帶,不想再多說些什麼了。
大家都在猜測靜子姨是在逃避說過去嗎?還是失憶了呢?
直到靜子姨發現我們來造訪時,她雖然感到無比的高興,但她卻對我們淡淡的說了一句話:「你們這群村子裡長大的囡仔呀!時間過得真快呀!現在連你們都變成了中老年人了,呵呵呵!……這裡的初秋該是我們最懷念的地方吧?不要再問起我的過去,過去就讓它過去了吧!我已經放下了啦!……」
於是靜子姨瞇起了雙眼,望著院子裡的盛開的紫蒜藤花細縫中裡折射出的夕陽,然後又重覆的對我們說:「無論走到那個國家,只有故鄉才是最美的地方,不要再問我的過去呀!呵呵呵!……」然後她又跪地敲著木魚唸起了佛經。
我們想,靜子姨是真的已放下了一切,那麼我們也只好開著車子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