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3月18日

牛兒的回憶 ◎蔡明裕

牛已經被大舅父養了幾年,牛幫大舅父犁田、拉牛車載運收成的農作物,牛大多乖順的工作著,偶爾牛偷懶,大舅父揮藤鞭打在牛背上,牛才加快了動作。牛不知是工作累了或精神興奮,有時會突然「喔……。」的一長聲,使田野有了震撼的聲音!
我小時候碰到牛角會害怕,尤其看到兩牛以牛角互相觸鬥,傷痕累累,血跡斑斑更覺得恐怖,但是大多數的牛不會以牛角當武器傷人或同類,甚至烏鶖立在牛背上休息,牛也是不趕牠走,而烏鶖會啄食牛身上的小害蟲,兩者不排斥而能互蒙其利的。我喜歡站在性情溫馴的牛旁邊看牠啃草,牛眼如銅鈴般的眨動著,牛尾也不停的搖擺,那是牛清閒時愉快進食的情景。
龐大的牛身,有水土色的叫做水牛,土黃色的叫做黃牛,大膽的小孩子就敢騎在牛背上,只要拉動一條連接套在牛鼻銅鐶上的麻繩,就能指揮牛兒行動。在田裡牛沒工作時,大舅父把牛交給我帶去附近啃青草,天氣比較熱時,有時我就把牛兒趕入河裡,和我一起浸泡在清涼的河水裡,看到只剩牛頭在水面上搖動著也是很可愛的。
不管牛車載了多重的農作物,牛蹄的聲音總是清脆的在柏油路上響著,牛蹄也在鬆軟的田土裡留下很多痕跡,牛總是不厭其煩的幫著農事。甚至在大風雨中,農人穿著雨衣搶收的農作物,牛兒也是赤身冒著風雨,努力的把農作物拉回家。
牛是素食者,吃的很單純,只要脆嫩的青草或菅草、紅甘蔗葉等,都能吃的很健康,而牛會隨時拉下整坨的屎,卻不會發臭,可以撿回去曬乾當燃料也能燻著驅趕蚊蠅、小蟲,以前有人撿牛屎賣錢,但畢竟是比較低等而賺錢少,是被人輕視的工作,所以父母親對不愛讀書的小孩總會警告的說:「不讀書,以後就去撿牛屎好了。」表示不好好讀書,以後會找不到什麼好工作。
牛寮位在舅父瓦屋的旁邊,寮頂和四周的寮壁都是用稻草覆蓋,裡面散發著青草和牛屎的味道,有時晚上我幫大舅父拿一些脆嫩的紅甘蔗葉擺放在牛寮裡,使牛兒餓時能隨時啃食,牛寮裡只點著一盞微弱的燈火,我看到很多的蚊蠅在那裡飛舞,而牛還是鎮靜的立著休息,只是用牛尾在驅趕蚊蠅,原來牛尾還是有那麼大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