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3月14日

◎徐楚雁

圖/文文

「外送。」少女喊了外送,拿著提袋,進了辦公室。
辦公室裡的人不在,她把東西放了下來,從提袋裡拿出餐盒,離開前,她在餐盒下放了折了幾折的白紙。
辦公室的人回來了,看到桌上的餐盒和紙條,他展開閱讀……
    ※  ※  ※
我的爸爸早上七點送我去上學,買了三明治和奶茶給我當早餐,我在學校的接送區和他說再見,然後,再見到他的時候,是隔天早上七點。
我和爸爸的相處時間很少,因為爸爸愛我、也愛姐姐,所以他一個人做兩份工作,朝八晚五的工作結束了,就接著下一份兼職。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爸爸為了讓我們好好生活、好好念書,他馬不停蹄的工作,回到家的時候經常都很晚了。
平日除了早上,爸爸載我去上學、的短短數十分鐘之外,爸爸並沒有時間和我對話,雖然沒有對話,我還是知道,爸爸是愛我們的。
「如果他不是愛我們的,他就不會這麼努力工作要讓我們一無所缺了。」姐姐是這樣說的。
姐姐說:「我們要獨立,學會自己把事情做好,不要給爸爸添麻煩。」
「好。」我說。
其他的同學說,他們假日的時候都會和爸爸媽媽出去玩,我聽了很羨慕,所以我告訴爸爸:「我也想看水獺和鴨嘴獸。」
爸爸拍拍我的頭,對我說好。
爸爸隔週休假的時候,帶著我和姐姐去看了動物,迷你馬其實不迷你,比麝香豬大很多,而且麝香豬也不是香的,姐姐說,做成香腸烤了,就會是香的了。
我聽著姐姐的話,覺得姐姐說的話有時候很可怕。但大部分的時候,姐姐說的話是我遵循的規章,爸爸問我喜不喜歡動物,我說:「很可愛,可愛動物區的天竺鼠比老鼠可愛好多!」
很感謝爸爸帶我們來玩,可是││姐姐說:「動物很臭。休假就要在家裡好好休息啊,幹嘛跑出來曬太陽。」
爸爸聽了,就去買了霜淇淋給姐姐和我。
霜淇淋很甜很香,在太陽底下、吃得不夠快就融化了。看著姐姐並不是很開心的吃冰,我不明白,姐姐明明也和小兔子玩得很開心,為什麼還要說動物很臭呢?
結束一天的旅遊,我問姐姐,姐姐回答我說:「你太任性了,爸爸平常工作很累,你要讓他好好休息,不要任性的說你要去哪裡玩,休假自己安排去處,看你是要和同學約還是去圖書館念書,都可以,但不要讓爸爸休假的時候還不能好好休息!我們已經沒有媽媽了,你要體諒爸爸一個人同時是爸爸又是媽媽。爸爸很累,不要增加他的工作量了。知道了吧?」
我點點頭,深知姐姐說的沒錯,去玩了一天,爸爸回到家裡就先睡了一個覺,回想起來,在動物園裡,爸爸也沒有和動物玩,只是在一旁看著我和姐姐。有時還會打呵欠,想必他真的很累了……可是我和動物玩得很開心……
我的開心原來是剝奪爸爸的休息才能得到的嗎?
我不願意這樣。所以從那一次郊遊之後,我不再向爸爸提出想要去哪裡玩。當爸爸問我們想去哪裡玩的時候,我心裡很高興,但是姐姐在一旁向我使眼色。
我就說:「沒有啊,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爸爸休假就好好休息,我和姐姐都有規劃了。」
「這樣啊。」爸爸說。
這時,爸爸搔了搔頭,不知道為什麼,在我看來彷彿有點落寞的樣子。但我忍住了,想著要讓爸爸好好休息,把所有的想望都忍住了││其實不去哪裡玩也可以,我們可以一起吃個飯,就算只是早餐店吃個荷包蛋也好、一起去外面散步,從這個街口到下個街口,或者多繞幾個圈,我可以和爸爸說說我在學校發生的事情、問問爸爸的看法││「不要任性」。姐姐的叮嚀猶言在耳,我就把想和爸爸一起完成的夢想給放到心裡的抽屜去了。
「嗯,爸你好好休息,我要和朋友去圖書館。」姐姐說完,就拍拍我的肩膀,像是鼓勵般地,對我笑了一笑。
我不確定自己這樣壓抑是不是好的,但至少姐姐笑了,爸爸也可以得到充分的休息,這樣就很好了││我對自己說。就這樣,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不算學會了獨立,但鄰居看到我和姐姐都說,這對姊妹很乖、很聽話。
還有我學會了忍耐,而且忍耐力越來越強,我不再羨慕別人和父母出遊,也不再提出任性的要求。
可是我真的算任性嗎?
「你要是不為別人考慮,只想要滿足自己的話,那就是任性啊。」姐姐說:「我們現在該做的就是好好念書,其他的你不要多想。」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姐姐大學畢業了,我在今年也成為大學生,就要去外地念書了││爸爸不用再送我去上學的暑假,我自己買了三明治和奶茶當早餐,吃著吃著、眼淚都滲進火腿蛋裡。
其實我、我一點都不想當鄰居口中的一對乖姐妹,我想要耍任性,想要和爸爸一起去看山看海看水,和姐姐一起開開心心的吃霜淇淋,我只是想要一點點,可以相處在一起小小的幸福,只是這樣而已,但我得到的都是他們走遠的背影!
 
  爸爸和鄰居在閒聊,爸爸說:「我再拚個四年,兼職就不要做了。為什麼?因為到時候小的也就都畢業了,不需要我了啦!」
「說起來她們噢,真的也是很乖,不會給我找麻煩。也不會像一般小孩纏黏,很獨立。小時候帶她們去玩了幾趟、後來就沒怎麼去玩,可能也是長大了,自己有朋友,也好啦我樂得輕鬆!」
「她們長大了我就自由了。」爸爸和鄰居笑著說。
 
 我的心情很沉重,因為發現自己是爸爸自由的枷鎖。
畢業在外地工作的姐姐回來看我們,她說:「枷鎖又怎樣?」
「枷鎖很沉重啊。」我說。
 
  姐姐說:「但那是爸爸自己願意背負的,又不是你強迫他的。」
「但我的存在對他來說就是強迫。」
「吉茉,你想太多了啦,其實才沒有什麼枷鎖和強迫。」姐姐拍拍我,她說:「爸爸願意這樣做是因為他愛我們。永遠不要忘記這點││還有爸爸跟鄰居講話本來就是胡說八道,你別走心啊。」
「真的嗎?」
「真的啊,不然你去問爸爸!」
我不知道該怎麼問,姐姐看我不動,她又問:「怎麼了你,這麼鬱鬱寡歡。」
「我不問,因為我不想給爸爸添麻煩,你說不要給爸爸添麻煩的……」
「這哪有什麼麻煩?你在鑽什麼牛角尖?」
姐姐忘了她以前告誡我的話。
「啊。」彷彿想起了什麼,姐姐發出理解的聲音,又突然嘆了口氣,她說:「……以前我叫你不要吵爸爸帶我們出去玩這件事,並不是叫你連話都不要跟爸爸說欸。」
「嗯?」
「爸爸說你都不跟他說話,還問我,你是不是叛逆期?我的天啊,明明我人在外地,你們住在一起,他怎麼會來問我呢?我想了又想,只想到是不是以前我對你說的話束縛了你?」
姐姐提起我們一家三口少數出遊的記憶,她說,她第一次看到鴨嘴獸的時候覺得很新奇,騎迷你馬也很好玩,但是她不想表現得太開心。
「為什麼?」我問。
「因為我不想要讓爸爸看出我喜歡全家人一起戶外活動。」
「為什麼?」我更加疑惑了,「為什麼開心卻要表現出不開心的樣子?」
「因為爸爸那個時候的工作很累啊!平常人上一天的班都精疲力竭,爸爸還兼差做兩份工呢!勞累度當然是雙倍,要是這時他到了休假,他因為知道我們喜歡出去玩、為了讓我們開心而犧牲了他的睡眠,那就不是我樂意見到的了。」
一直到了這個時候,我才明白姐姐和當時的我都一樣在忍耐著寂寞。
姐姐接著說:「所以我要你不要任性││或許你那時候還太小,不能體會我說那些話的意思,但當時我也太小,不知道其實有更好的表達方式可以表現出對爸爸的體貼,才表現出不開心的樣子││但現在我們都夠大夠懂事了,我們應該學習新的方式來和家人相處。」
「怎麼做?」
姐姐笑了笑說:「就從一起吃早餐開始啊。反正你暑假閒閒,就做早餐給爸爸吃吧?或著我們一起出去吃也行。」
姐姐像是我肚子裡的蛔蟲,輕易把我從小渴望的事情一一說出來。
「爸爸下班回來的時候大概是十一點,我們都比孩提時代會熬夜了,有空就和爸爸一起看看電視台重播的動作電影,和他說說話、或著我們一家去散散步,都好啊我覺得。」
我點頭如搗蒜,因為覺得自己的願望終於有實現的日子而感動不已。
 
  ││所以就是這樣,這幾年來,謝謝我親愛的爸爸為我和姐姐所付出的一切,時間心血和睡眠,謝謝我親愛的爸爸拉拔我們長大。
附上我親手做的三明治││本來要做成早餐但起不來,只好送到辦公室來,當成午餐了。
永遠愛爸爸的女兒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