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3月13日

童年拾憶五毛錢 ◎陳德進

小時候窮,常常是一兩個禮拜身上是沒有半毛錢的。讀國小二│三年級時,有回約莫超過三週,父母沒有給任何一毛錢,看見同學或隔壁小孩有錢買糖吃,自己囊空如洗。有回,實在是忍不住嘴饞,趁著中午放學回家吃午飯時,央求母親給五毛錢。五毛錢,在我那個年紀是可以買下五顆糖果,我準備一天吃一顆,而且是慢慢地含著。哪知母親應是那一陣子家裡實在是窮得發慌,我記得醬油、鹽都是賒帳來的,但當時年紀小又哪知家裡的辛苦,只想自己已多日沒有任何零用錢,看著別人有糖吃,自己只有乾瞪眼,吞口水的分。於是,扭扭捏捏的央求母親給我五毛錢,但母親也拿不出五毛錢,我又哭哭啼啼的耍要。最後,母親只好拿起藤棍假意抽打了我兩下,把我打跑說:「快去上學,沒錢!吃飯都成問題了!哪來的五毛錢!」於是,我便一邊哭啼的怏怏然跑著逃去學校了!
五毛錢,在有錢人家是不起眼的事,在現在即使掉在地上,也乏人聞問。貧窮如我之兒時,卻是記憶如昨,像用水要節省(小時候只有使用溝圳水、地下水),燈火要節省,衣服需縫補,鞋子穿破再補,內褲是媽媽用麻布袋縫製的,鉛筆是寫到手拿不住,接起竹管子再寫,馬路上若撿到能用的纖纖細物,針線、橡皮筋、橡皮擦、玻璃珠、萬花筒……三角尺,我們都彷彿天賜恩物般,拾回家用。在那個年代,往往吃飯都成問題,常常是地瓜滿鍋或南瓜鋪滿在糙米飯中。成家後,有回弟弟拿了地瓜說:哥!吃地瓜,地瓜很好吃。我勉強剝一半,父親當下連試都沒試,整條地瓜放在桌上,父親不是不吃,而是看到地瓜就怕了!(吃怕了)在那麼窮的日子下,怎會有多餘的零錢給小孩們買糖吃?如今想起這件要五毛錢的事,真是窮怕了!所以,長大就拚命賺錢、存錢,深怕再被五毛錢的窮滋味擊倒!如今雖然沒富有,但日子也能無慮的過下去。有機會就多布施,多幫幫需要幫助的人,因為我能懂得那窮滋味。
俗云:「積榖防饑,築堤防汛。」台灣未來的日子會怎麼變化?沒人知道。會不會再苦回來?尤其房價、物價高漲的時代,大多數的年輕人卻只能一途溫飽。生活上惜福節省的美德,就該先建立起來,即使富有了也能「人飢己飢,人溺己溺。」建立溫馨樂足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