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3月13日

仲秋採果趣 ◎盛宜俊

開學沒多久,學校裡有位代課兩年的女老師,就四處邀約同事到她老家採柚子。剛開始我本也沒多大興致,心想或許將屆柚子的採收期,女老師家開的是觀光果園,純粹為了幫父母招徠顧客;另一方面,桃園至關西路途有點遙遠,所以顯得意興闌珊。
或許女老師初期也沒挑明是否要收費,除了幾位有交情的同事,承諾參加的並不多。又過了幾天,應該是那女老師想到自己沒把話說清楚,依舊熱情地持續邀約,還說想採多少就採多少,絕不收費,只拜託我們能幫幫她忙。
提到「拜託」,一時間我還真想不通,怎會有人提供免費採果,還會用央求的口吻,不免好奇向她詢問。
原來這片果園的最初主人是她祖父的好朋友,在過世前將它送給了她的祖父,如今傳承給她的父親在照顧。每年的結果成熟期,她父親常會廣邀親朋好友來果園採果。但今年怪的很,居然沒啥人要來,她父親擔心果園裡的柚子無人採收而被糟蹋了,對憨厚的鄉下人來說可是大忌,因此數度提醒她一定要請到我們。
然星期六講好的採果行程,卻被隨即而來的颱風給攪局了。只好另於隔週的週三下午,排定老師們的參訪活動。
那天天氣炎熱,我們一行人開了七、八台車,歷經約一小時的車程,先後來到了預定的集合地點。而熱情的女老師父親,早已等候多時,見到我們熱絡的打招呼,並開著車引導我們走蜿蜒山路來到了果園。
那座果園還真是大到無邊無際,放眼望去,每欉的柚子樹身都結實纍纍,棵棵粗估將近有兩百顆果子。
我問了女老師父親,有那麼大的果園,為何不成立座觀光農場來賺取觀光財,或者僱請工人採收後賣給水果盤商好賺取利潤,卻做白工的全送給朋友分享。老爹笑了笑,說整理果園是他的興趣,因為也不缺錢,所以從沒打算以營利為目的。只要能見到好朋友們採果子時臉上的笑容,他就覺得心滿意足了,因為那份快樂是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無怪乎他看起來身體健朗,臉上總掛著微笑,或許天性豁達樂觀,樂於助人,才造就了他健康的身心。
採果前,女老師爸爸發給了我們空米袋和子,並幫我們抹上大量的防蚊液,還叮嚀我們在山坡上採果要注意安全。
說真格的,我雖然曾到過觀光果園採過草莓、柑橘之類的,但採柚子倒是頭一回。聽女老師的爸爸說,這些樹欉的品種其實是文旦,是在四十多年前從麻豆移植幼株過來的,所以甜度絕對超過一般的柚子。嚴格說來,柚子和文旦是有所差別,柚子僅是一種泛稱。聽老爹一說,倒讓我長了知識,也學習到根據果子外型分辨其間的差異了。
我用手掌托著柚身,就著梗處稍加扭轉,就可輕易地摘取;離地較高處,就用綁上鐵子的竹竿勾取。因為果園內還間雜種些其他花草,偶爾會有幾隻虎頭蜂在身邊圍繞,嚇得女老師們頻頻尖叫。女老師爸爸要我們別太慌張,因為大夥身上都塗有防蚊液,只要不去刻意招惹牠們,是不會有任何危險的。我想,這就是所謂與自然共存,彼此互不侵犯必能和諧相處的法則。
只是天氣過於燠熱,陽光相當毒辣,在樹下揮汗如雨地勞動了一個多小時,此時衣衫盡被汗水潤濕。望著袋袋所累積的豐碩戰果,我們也逐漸停止了採收動作,心滿意足的將數十袋柚子,平均分配給每位老師帶回,估算每人約可帶走三袋左右。至於多出來的幾袋,就載回去好隔日分配給錯過採果的老師分享。
這趟採果之行,讓我們感受到收穫的樂趣,同時也體會到果農們耕耘的辛勞。我們也應該學學老農們,多親近大自然,好適時放鬆平日緊繃的神經,洗滌一下煩躁的心靈,用樂觀的態度,好整以暇的面對未來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