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2月17日

比明眼人還會玩 全盲者陳南廷遨遊4大洲心法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台北17日電)陳南廷9歲時逐漸失明而全盲,但沒有阻礙她前進世界。
她走訪美、歐、亞及大洋洲,到日本騎協力車、去夏威夷跑馬拉松,善用景點模型、錄音小道具,讓旅行更有趣。
陳南廷是今年國際書展中身心障礙聯盟展設的「真人圖書」,她9歲因嚴重發炎反應的史帝文生強生症逐漸失去視力,短短1年就全盲。
但她的家人從來沒當她是視障者,讓她上一般學校,要求她的課業表現,也要幫忙打掃家裡,所有的生活起居都難不倒她。
爸媽給她的另一個禮物,是從小帶她到處玩。
有別於一些視障者家庭,因擔心眼睛看不到的「障礙」被外人發現,視障者常蝸居在家,有些人甚至足不出戶。
陳南廷從小就培養到處看、到處玩的探索精神,也充滿好奇心,從未被黑暗視界阻礙。
「我就是憨膽」,陳南廷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表示,很多人都會問她:「眼睛都看不到了,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去旅行?在家聽旅遊節目介紹就好了。
」但缺乏真實的感受,並不是真的旅行。
儘管全盲,但只要勇敢前行,明眼人能做的事情,她也可以做到。
陳南廷的旅行足跡走過美國、義大利、法國、澳洲、日本、東南亞各國,台灣各地也被她「踏遍」。
近4年來,陳南廷迷上用走路、跑步、騎協力車旅遊。
她到夏威夷跑馬拉松,去日本宮崎騎協力車,台灣離島金門、馬祖的土地也都被她跑過,2018年的12月也剛完成在台東走路的旅行,花了5天走了100公里路。
很多人也會問:「看不到風景的旅遊有什麼好玩?」陳南廷說,每個人都有感官感受世界,她雖然看不到,但可以用觸覺、嗅覺、聽覺、感覺感受所在地的氛圍。
有別於搭著遊覽車行動,靠雙腳走過的「腳踏實地」,讓陳南廷的旅程更深刻。
當她跑步時,會有一名陪跑員陪跑,兩人之間會拉著一條小繩,陪跑員陪跑時會一路轉述路邊風光,陳南廷就聽著「導覽」,嗅著空氣、感受撫過臉頰的清風、灑在身上的陽光,建構她對當地的印象。
「每個地方的空氣聞起來都不一樣」,陳南廷表示,大山大海的風景雖然難以用言語說明,但空氣聞起來就有開闊感。
有些地方的聲音則很特別,她到夏威夷跑馬拉松時,就遇上當地慶典,現場歡聲雷動,她就把聲音錄下來,成為難忘的旅遊回憶。
不同的感官體驗,型塑不一樣的在地風情。
陳南廷說,在金門跑馬拉松時,感受到當地很空闊,地大而人少,有很多樹;在馬祖則是很多陡坡,有些石頭路只有1人寬,讓她走得戰戰兢兢,也走得很辛苦,體驗另類的「戰地風情」。
陳南廷曾帶20餘名盲朋友到歐洲旅遊,為了加深樂趣,陳南廷和志工手作義大利地圖,讓盲朋友按圖索驥,了解自己身在何方。
她也隨身攜帶知名景點的模型,如巴黎鐵塔、茱麗葉的家等。
在景點之前,盲朋友們手摸模型,耳聽導覽,更能身歷其境。
旅行絕非只有視覺享受,陳南廷說,她到歐洲時特別安排了酒莊品酒、吃起士大餐,還去巴黎參觀香水工廠,善用嗅覺、味覺豐富旅程。
她還曾到蒙古騎駱駝、用沙盆滑沙,享受極限的快感。
所有人都能善用感官感受世界,只要訓練,明眼人的嗅覺、味覺和觸覺的感受力也能被啟動。
隨著台灣無障礙環境愈來愈進步,陳南廷說,盲人要旅遊並不困難,在明眼人陪伴、引路下,盲朋友不怕走丟。
但最難的是「走出心理的障礙」。
有些盲朋友被怕別人「另眼相待」,寧願封閉自我。
但只要願意走出來,會有很多人願意互相幫忙。
陳南廷的丈夫也是盲人,他在青年時期因青光眼失明,正值人生大好風光,卻突然一片黑暗,在家封閉4年,因為認識陳南廷才走出新世界。
現在兩人常一起揪伴出遊,只要做足準備,就算兩人一起迷路,也能找到旅遊的趣味。
陳南廷說,很多人以為盲人什麼事情都沒辦法做,但這是刻板印象,她能煮飯、打掃、換燈泡,甚至年輕時還曾經自己拉電視天線,從來沒被視力受限。
只要願意放手嘗試,盲人和明眼人並無差別。
(編輯:黃于)10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