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1月18日

浮生如似成秋夢 ◎林君

我們認識十年,卻一直都是熱絡一陣,冷淡多時,像是結痂的疤一時癢一時疼,卻無立即生命危害,就擱在那從未處理,卻也不曾間斷膈應陌生。於是你在那,時而被擺設,時而又像是料味罐拿來為生活添味,我們總認為能夠再一起必然是天作之合,但我們從來沒有再一起過,也從未為此努力過。
我時而覺得餘生非你不可,無法回想認識你之前的日子,也無法勾勒沒有你的未來,因此像個討不到糖的孩子聲嘶力竭的哭泣,覺得心田像挖墾的山坡地被淘空,只差一場大雨沖刷流逝,而肺是運作過度的馬達風扇,焦熱發燙,因乾涸產生了噎嗚的聲息,哽在喉頭裡的酸楚苦澀。時而又覺得你是我生命中的毒瘤、礙路的絆腳石,一不小心還會造成身心殘害的可能,對你懷抱著既愛又憎恨的特殊情感。
遇見你的那年,我們都還小,你的青春可以用稚嫩或是青澀來形容,像口滑舌的豆腐,一咕溜的滑進喉頭。你喜歡笑,總是無憂無慮,像個溫暖人心的太陽,融化這城市的冷漠。
現在的你,笑容像疤隨著年歲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皺著化不開的憂慮,黑夜死海般沉靜的面容,嚴峻剛毅的你嘴巴總是抿成一條線,你對愛情工於心計,所有的愛都要計算得失,愛情好像變成一種征戰的工具,被你用來掌控其他的異性,你的愛情是霸道的,佔有的力道是條緊實綑綁的繩索,把愛你的人勒得滿身傷痕。
以前的你熱力四射,像束炸開來的光,使人沐浴在你的柔情下,現在的你沉靜冷漠,像是沒有邊境的海無垠的黑暗,世俗改變你太多,揉捏擠壓雕塑成另一個人,或者說你甘願隨波逐流,成為你兒時不願變成的大人。你陰險發狠的神情,彷彿要把誰給置於死地,你振言拍桌的態勢,又像要把誰給吞了。可是啊,只有我才知道的那個你啊,是在喝醉的時候會哭得唏哩嘩啦像個無助的小孩,慌亂的迷途在五光十色、勾心鬥角的成人世界裡。成長抽痛得太快,你到達童年所期待的年紀,卻在一路上流失著夢想。
你習慣靠著我肩頭哭,好像那是個領地,是全世界唯一可以讓你示弱的地方,你讓歲月的重量在上頭插旗,你讓被依賴的附屬感佔地為王,產生一種曖昧的朦朧感,好像除了我之外,世界充滿著難防的暗箭,狡詐險惡的人心,我才是那個無私奉獻付出,為了你無悔青春的人。這不正就是你一直想要的結果,用著我的弱點控制我,因為你一直知道,我無欲無求、無畏無懼,我的弱點就只是你了。
我們終會別離,等哪天遠山透著如蛋清般的月暈渲染開來,一丈的白綾朝著四周拉散,夜幕被拉開露出明亮的白光,東方水天極深相交處,一道光源如同金邊擴開。我朝著光源走去,光源的深處是我的未來,在那個未來裡不再有你,你可要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