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1月18日

只緣身在此山中 ◎王景新

從小居住三重埔,對觀音山並不陌生,那兒有童年與家人野餐的回憶。稍長以後,還一直搞不懂為何觀音山因何得名?從來,我見到的觀音聖像若非立像就是坐像,每當車行經過觀音山,我左看右看總在心底納悶:「到底哪裡像觀音了?」不識「觀音山」真面目。
後知後覺如我,後來的後來方知,觀音山是觀音仰臥的姿態,看出端倪倒也歡喜;只不過,仰臥的觀音大士該如何尋聲救苦呢?巧合的是,觀音山上香火最鼎盛的凌雲寺主祀觀世音菩薩、凌雲禪寺則主祀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觀音山儼然是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聖地。
直到今年才試著爬觀音山上硬漢嶺。當午後蟬鳴叫響慵懶的夏,甬道沿途山茶、杜鵑如此綺麗,惟綠竹園抵擋不住熱浪陣陣,我爬山,汗水則爬滿我的全身上下。事前功課沒做足,竟誤爬了一條比較崎嶇險峻的山路;行路難,手腳並用輔以拉繩攀岩這火山地形與巨石熔岩群。行百里者半九十,攻頂前那段愈發陡峭,最後揣度體力,搶在暮色漫山掩來前半途下山,他日再戰有石板階梯的那條。回程半山一個轉角遇見視野開闊處,按下快門:地上建築群、關渡大橋皆變得小如玩具模型,更別提那其中的人們,幾乎與微塵並無二致。於此觀之,誰還不自在?孽海情天滾滾紅塵,還有什麼好過不去?
倘若人在觀音山,只得識見寺廟大士聖像,難窺觀音山形;假使隔著距離遠觀,卻無人提點,恐怕也不解其趣。蘇軾千年前偶然行遊至江西盧山西林壁,有感山勢奇美而寫〈題西林壁〉一詩:「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差不多也像是我與觀音山的緣分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