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1月15日

小舟遊河◎王岫

台灣多河川,卻少有舟楫之利,大概河川多急促而水少吧!一九七○年大二暑假,到新店山區當省府社會處貧戶複查隊的工讀生,須到直潭、灣潭等山區工作;彼時過河渡潭,倒還有船夫搖小船幫人渡河,也是山區出入唯一工具。我那時非常驚喜,因為初中國文課本有篇錢歌川寫的《新夏台中行》,描寫台中的綠川有舟子為遊客划船,賞兩岸柳樹搖曳的景觀。可是,五○年代後,我在家鄉台中,已看不到、聽不到綠川有噫唉槳聲的舟影了。沒想到新店山區,還有船夫渡河呢!
可是後來橋樑興建,產業道路開闢,汽、機車普及,這種小舟渡河的渡船口就漸漸消失了。現在去新店,只有碧潭尾端,還留有一處「新店渡」,有船夫幫人渡河,卻是保存文資的觀光作用為多,我搭過一次,去對岸的直潭山區健行。渡船只幾分鐘,但渡船口一顆大石上,也刻有七○年代國中課本上有的席慕蓉的詩││《渡口》,那詩句:「讓我與你握別,再輕輕抽出我的手。知道思念從此生根,浮雲白日,山川莊嚴溫柔……」,仍然迴蕩人心。昔日交通不便的山區,小舟擺渡,扮演著多重要的角色呢!
在台灣少有小舟渡河、遊船了,但近幾年去了幾次日本,小舟遊溪、河的體驗倒是不少。最喜歡的是岩手縣猊鼻溪遊船。猊鼻溪因在山區,行過溪谷,自有一番空靈之美的感覺;船夫吟唱「猊鼻追分」古小調,亦較詩情雅意些。福岡的柳川市遊河,船夫亦會在行程過橋中展示歌喉,回音在橋下亦渾厚有致。京都嵐山桂川的屋形船,船夫是不吟唱的,加以行動販賣船穿梭,多了商業氣息了,但至少他們還是用篙撐船而行的,勉強還有一些古意的。
前月到近江八幡,亦有小舟遊河之行程。近江八幡乃歷史名城,亦因琵琶湖而有水鄉、運河之勝,想來當如柳川有搖櫓咿呀之雅意吧!正期盼中,上船嚴格規定要脫鞋子,內鋪榻榻米的小舟,後頭的船夫卻拉起繩子,發動馬達,小舟以頗快的速度行駛而去。
沒有船夫小唱,沿河雖有日語播音解說,不精日語者,誰聽得懂?正悵然間,轉頭看到船夫,正一手自顧滑看手機,偶爾抬頭看一下方向而已。
大概是馬達和手機,讓我覺得近江的小舟遊河,韻味盡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