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1月15日

麻煩的裝潢工程 ◎盛宜俊

自有記憶以來,搬家就搬了好幾回。除了小時候舉家搬遷的大搬家,就讀大學的換宿舍小搬家,還有結婚後從租屋到自購屋的搬家,那次數多到數不清。就是因為感覺搬家太過麻煩,勞心又費力,所以當有了自己的房子以後,方欣喜終於落了根,能別再承受搬家之苦了。
當初會挑中這間公寓住屋,著眼於它的格局簡單,二房一廳雙衛浴,還有大到足夠再隔間小和室的寬敞客廳,讓人整理起來相當方便。
婚後,雙胞胎女兒出世了,原本的兩個房間剛好夠用,但過了幾年,又生了個小兒子,這讓我漸漸擔心起來。
剛開始,因為兒子還小,可以跟我和太太睡,兩個女兒睡另一間。但兒子終究會長大,從幾年前就一直吵著想要有個人的房間,還說跟爸媽睡感覺很丟臉,完全沒有自己的隱私。
其實我也知道,是該再想辦法隔出間房間給他睡,但每次一見到那客廳預計施工的地方,我整顆心就沉了下來,只得年年拖呀拖的想理由敷衍兒子。
跟搬家比,我知道隔間裝潢其實要麻煩多了。搬家,只是把原先的家當,從舊的地方搬到新的地方,只要東西適當的歸位,很快就完成了;但裝潢,為了施工順利,卻得把原位置的東西,想辦法暫時給塞進其他或許早已滿載的別處空間,然而在完工後,因為有了新的儲藏空間,此時屋裡的所有東西,又得重新洗牌似的擺放到不同位置。如此繁雜的工序,唯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它的工程浩大。
那客廳角落除了置放電腦桌外,還有兩張鐵製的大書桌及幾張閒置的滾輪椅。每張書桌都堆滿了許多的雜物,除了孩子們多年來保存的書籍和美勞成品,另外還有好幾箱衣櫃無法容納的舊衣物,層層疊疊的堆放著。
這些東西如果該丟就丟,該送人就送人,其實整理起來並不難,但偏偏孩子們惜物,寧可讓那些東西閒置好多年,也不容許我們動它們一分一毫。但今年兒子抗議聲更大了,我和太太也答應要動工,所以只好想辦法偷偷做些處理。
施工前,我們先找來設計師實地丈量,後續也參與了幾次的設計圖協調會議,包括房間的格局、木料材質和顏色的選擇,系統櫃、衣櫃、床的樣式和尺寸,鉅細靡遺的討論了好幾回。
眼看預定的施工日期就迫在眼前,我和太太不得不使出了撒手。趁著孩子們都不在家的空檔,我們偷偷的把一些舊衣物和舊書籍,或者一些他們小時候的勞作成品,盡可能的打包好拿到回收場回收。但就算整理了老半天,留下來的東西,依然是塞滿了好幾個紙箱。
施工前一天,為了讓師傅能有個寬廣的工作平檯,我們還把客廳裡的沙發、茶几挪到角落,盡可能的做到淨空。至於其他打包好的紙箱、雜物,不是往其他房間裡塞,就是移置到廚房,搞得整間房子雜亂擁擠。
施工前一天,師傅就把家裡的電視、音響、家具全用防塵袋給封了起來,說是怕裁鋸木料時被粉塵給沾染了。還送來了部分的木料、施工機具和粉刷牆面的油漆桶,幾乎占滿了半個客廳大。
隔天一大早,裝配冷氣管線的師傅來了,完工後,室內配線的工人也來了,因都是小工程,不到半天就全做好了。但到了晚上,卻是全家無聊不便的時刻來臨了。雜亂如倉庫的客廳沒地方可坐,電視機、音響無法使用,連吃個飯都得全家塞在房間裡挨擠著吃,實在狼狽極了。
接下來的幾日,因為正逢施工旺季,家具木料延遲出貨,連帶的影響到其他工程的進行。不是好幾天見不著任何師傅,要不就是趕進度趕到深夜,害得我們全家作息全被打亂,令人苦不堪言。
對太太和孩子們而言還算好,至少白天都在上班,不方便的是晚上而已;但我卻因在放暑假,得留下監工不敢擅自離開,還得在工程告一段落時清掃粉塵和整理現場。這二十來天,幾乎都將自己鎖在家裡,而活動空間就只能是在房間內,活像個被禁錮的囚犯。
月底前終於完工了,而設計公司請來的清潔人員,也把整個房子徹底清潔了一番。看著裝潢好的房間,變得如此的美輪美奐,全家人內心都相當興奮,特別是兒子,因為這是他多年來夢寐以求的結果。
雖然花了一大筆錢,也花了將近一個月才完工,但看到如此令人滿意的成果,我還是認為相當值得的。但如果還得再來一次,我應該寧願搬到大一點的房子,也不想再輪迴受苦一次,畢竟裝潢工程太折騰人了,只有親身體驗過的人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