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1月14日

禪宗公案趣談之7 ◎司馬雲揚

(一) 悟此聞性
唐朝相國杜鴻漸接引保唐無住禪師至空慧寺講經。彼時,庭院樹上有烏鴉叫,相國問保唐無住說:「大師您聽到了嗎?」保唐無住說:「聽到。」烏鴉飛走後,相國又問保唐無住說:「大師您聽到了嗎?」保唐無住說:「聽到。」相國說:「烏鴉飛走沒有聲響,為什麼說聽到?」保唐無住便說:「聽到或沒聽到,並非聽聞的本性。聽聞本來不生,哪裡會有消失?聽到有聲音的時候,是聲塵(六塵之一)從自心產生,沒聽到聲音的時候,是聲塵從自心消除。然而這個聽聞的本性,不會隨著聲塵而產生,也不會隨著聲塵而消除。領悟了這個聽聞的本性,就不會被聲塵牽著鼻子走了。」相國稽首拜謝。
【略解】一般所謂聽到,是自心被聲塵所染,沒聽到,是自心除去了聲塵的染著。聲塵本是妄,而聽聞的本性,不生不滅,無去無來。因此,悟此聞性,才能不被聲塵所惑。由此明心見性,用心聽,不用耳聽,才能聽到無聲之聲;因為耳聽的結果,聽到的只是聲塵的虛妄罷了。
 (二)佛法要領
有一天,惟政禪師對眾生們說:「你們去給我耕田,我給你們開講佛法要領。」
僧眾們耕完田地,回來請惟政禪師宣講佛法要領。惟政於是攤開雙手,僧眾們都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略解】在惟政禪師看來,所謂佛法大義,其實就在日常生活之中,勞動之中。此番,僧眾們耕地勞動,就是對於佛法的踐行和體悟。無怪乎,當僧眾們要惟政宣講佛法要領時,惟政只有雙手一攤,表示再沒有別的什麼佛法可以宣講了。
 (三)投子找牛
有一次,一位老太婆上投子上拜見投子大同禪師。禮畢,老太婆說:我家中失了一頭牛,請大師為我卜一卦,以便找回牛。」投子大同聽罷,喚老太婆一聲,老太婆聞聲應諾。投子大同說:「牛在!」老太婆聽後,高高興興地回去了。
【略解】此處所謂「牛」、「丟失牛」、「找牛」、「牛在」,其實,均是一種借喻。「牛」喻指眾生的本來面目和所具有的佛性,佛性生於每一個人心中,只有通過自己的體驗和證悟,無須向外去尋求。因此,投子大同禪師一聲「牛在!」即點醒老太婆,佛性既不可能丟失,也沒有必要四去尋找,它就在你心中。
 (四)不看經、不習禪
有一位王官人在僧堂問臨濟義玄禪師說:「請問大師,這些在僧堂裡的眾僧是否看佛經?」臨濟義玄說:「不看佛經。」王官人又問:「他們是否習禪?」臨濟義玄說:「也不習禪。」王官人不解地問:「他們既不看佛經,又不習禪,究竟幹什麼呢?」」臨濟義玄說:「我總是教他們成佛。」王官人說:「金粉雖貴重,一旦掉到眼睛裡,便會遮蔽而看不清的。」臨濟義玄說:「我說您真是一位凡夫俗子。」
【略解】禪家重在自證自悟的本體心性,見性成佛。這佛(覺悟)是超越一切的絕對自由境界,非關文字和坐禪,與看經不看經,習禪不習禪,並不相干。而王官人不解禪意,執迷外在假相,以為不看經、不習禪,只是成佛;惟佛乃偶像,一旦金身佛像上的金粉掉了下來,還會傷眼呢!無怪乎,臨濟義玄禪師要不客氣地酸他是一個凡夫俗子了。
(五)去問柱子
有僧人問希遷禪師說:「什麼是達摩祖師西來的旨意?」希遷說:去問柱子吧!」僧人說:「學生我不領會。」希遷說:「和尚我更加不領會。」僧人茫然而退。
【略解】一味鑽在什麼是達摩祖師的西來意,或者領會不領會裡,那是自取束縳,走火入魔罷了。所以希遷禪師要用「去問柱子吧!」這種無關痛癢的話語來擋回僧人的問話,並斷除僧人內心的執著。而一句「我更加不領會。」則讓初學僧更加一頭霧水,不知所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