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1月12日

北京槌球競技外五章 【北京槌球競技】之五  ◎圖.文:吳當

臺東博愛隊在臺灣會館大門前留影

&沒有獎盃獎品的球賽
參加過許多次國內外的球賽,從未遇見像這次海峽兩岸體育交流運動會的狀況。
球賽經過三天激烈的競技,男子和女子五人與三人組都已結束,臺灣也有三支得獎的隊伍,開心的等著領取優勝獎盃與獎品。可是頒獎典禮集合完畢,主辦單位只是簡單致詞,並宣布比賽成績後就結束,沒有獎盃沒有獎品,我方隊伍都愣了一會兒。
聽說這次是純粹友誼的交流,因此不頒發獎盃與獎品,大陸隊已經習慣這種方式,只是我方尚未遇過。再翻翻秩序冊,果真也沒註明獎金獎盃等事項。當時我第一個念頭閃過的是:這麼大型的活動,耗費眾多人力與物力的交流,大陸隊本應當是全力以赴,爭取最佳成績,不料這幾天卻經常發生「禮讓」的行為,原來是沒有獎盃與獎品。至此我恍然大悟:沒有了競爭的標的,球賽才能做到「以球會友」的境界,標的愈大,競爭就愈激烈,甚至為了爭奪名次,像國際盃的足球賽經常吵得不可開交、發生暴動大打出手。
還是要感謝主辦單位的用心,採用了這個別致的辦法,讓海峽兩岸體育交流活動,有了這麼愉快的氣氛、開心的落幕。
&臺灣會館的期望
會館為明清時期的人文特色景觀,是各地同鄉在城市中建立的居住、辦公、會議室兼休閒多功能的場所,在當時旅遊設施還不發達的年代,是凝聚同鄉很重要的地方。抵達北京的第二天上午,主辦單位就帶領我們去參觀一座頗具規模的臺灣會館。
會館原設於今宣武門外後鐵廠胡同二十號,光緒十九年(一八九三年)由臺灣籍進士施士洁在福建同鄉會的幫助下建立全臺會館。後因地方偏僻,遷至大蔣家胡同(今之大江胡同)。當時進京參加舉人考試的臺灣人大多在該會館落腳。二○○五年前門地區開始整體改造,臺灣會館也在拆遷之列。經當時臺灣中國統一聯盟副主席王曉波和在大陸的臺胞共同努力及大陸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的批示,臺灣會館幸運的獲得原地重建。新建成的會館,面積從原先的五四○餘平方公尺增至三八○○多平方公尺,地上一層,地下一層。二○一○年五月七日,臺灣會館重新落成開張,成為一處具有歷史和現代意義的地方。
進了會館,先到地下一樓展廳參觀。展廳極為氣派,有許多雕刻精美的藝術品,中間是個大型會議室,還有兩天前才剛舉行完畢的「第四屆兩岸法律實務專業研討會」的看板,可見會館在兩岸交流上扮演的地位。上了一樓,是各個展室。首先是會館的沿革,有各個時期修建的重要照片。其次是許多臺灣各界人士參觀會館,以及在京老臺胞返臺的照片,顯示兩岸人民的來往密切。還有「科舉制度在臺灣」展覽、科舉時代的榜單、《清代臺灣進士碑帖》一書,更是彌足珍貴。展室中掛著二○一五年十一月七日馬英九總統與習近平主席兩人在新加坡會談時握手的巨幅照片,兩岸的密切關係在此時達到了最高點。這張照片當然成了球友們合照時最佳的背景。
展室外,還有一個臺胞之家,有象徵昔日凝聚臺人力量的作用。我們在這座建築優雅、展示著重要且珍貴的兩岸交流資料的會館,有無限感慨:和平是兩岸人民共同的希望,亟盼政治人物能摒棄成見,為兩岸塑造一個恆久且光明燦爛的遠景。
&地壇公園巡禮
這次海峽兩岸槌球賽會場在地壇公園內的球場舉行。地壇公園是明世宗以後明清兩代帝王每年夏至祭祀土地神的地方,我與妻尚未參觀過,焉能錯過這個機會,於是趁著沒有球賽的時間,扮演了皇帝與皇后前去參觀祭祀一番。
參觀地壇,先從皇祇室開始。這是地壇的主要建築之一,原是供奉皇地祇神,五嶽、五鎮、四海、四瀆、五陵山神神位的殿堂。一九八六年秋成為「地壇文物陳列室」。內有奉祀各神明的神位,以及祭祀時的各種禮器,包括編鐘、玉罄,還有皇帝乘坐的小轎子,琳瑯滿目,我對這些器具看得津津有味、興致盎然,彷彿當年皇帝親臨祭祀時的情景。
接著來到地壇的主體建築:方澤壇。從素樸的牌坊往前望,即可看到一層層壘起的四個石階,是祭祀時安放五獄、五鎮、四海、四瀆神位之處,最上面一層是皇帝祭祀的場所。古人認為應該在質樸的環境之中祭祀皇地祇神,所以地壇內建築很少,而且造型簡樸,沒有繁瑣的裝飾。寬闊的祭台中間有一座大鼎,四個角落各有大型香爐。我站在台上,遙想當年皇帝祭地時,多少奉祀官主持儀式,攜帶的隨從和祭品又有多少,儀式的進行必定十分週詳,耗費的時間也很長。在這空曠的祭台上為天下蒼生向皇地祇神,五嶽、五鎮、四海、四瀆、五陵山神祈福,祈求風調雨順、五穀豐收,是國君最大的心願吧!
壇外近年來重新規劃,建成一座大型公園,讓百姓都能進來活動。除了原有的大片森林,也有仿江南園林的小橋流水,優雅美麗。另闢有中醫養生文化園,種有許多養生植物,並且立了許多「養之道」的看板,介紹人體各部位養生祕笈,極為實用。園中還有一座長廊和大型亭子,有一個「和諧歌友會」的團體,在亭子裡又吹管樂又唱歌,一曲又一曲,熱鬧又開心的模樣,為幽靜的公園注入了一股快樂活躍的氣氛。
聽說每年北京春節的文化廟會都會在地壇公園熱鬧登場,屆時整個公園掛滿紅燈籠,又是小吃又是遊戲,讓人留下甜蜜難忘的回憶。我們無緣恭逢這場盛事,但一趟地壇祭祀巡禮、公園裡的參天古木、優雅活動,都已讓我們戀戀難忘了。
&南鑼鼓巷的煙雨
胡同是早期的街巷,不僅是城市的脈搏,更是一般老百姓生活的場所,烙印下了許多社會生活的印記。南鑼鼓巷,是北京市東城區眾多胡同裡的一條,因二○○八年奧運開始整建,逐漸發展成為一條著名的商業街,全盛時期據說每天湧入十萬人,道路為之阻塞、遊客舉步維艱。因此在二○一六年底,南鑼鼓巷展開了保護性修繕,刪減了不少店家,提升了街道的文化藝術水準,而有了今日嶄新的面貌。
我們離開恭王府,來到地安門大街,雨仍落個不停,為了欣賞這個頗富盛名的代表性胡同街,大夥還是踩著積水努力走吧!
巷口有一幅銅製導覽圖,將重要建築標示出來,方便遊人參觀。我大致瀏覽了一遍,發現胡同的名字很有趣,有黑芝麻胡同、東棉花胡同、炒豆胡同、蓑衣胡同等。重要建築也不少:後圓恩寺胡同裡有蔣介石行轅,帽兒胡同有可園和清末代皇帝溥儀妻子婉容故居,東棉花胡同有中央戲劇學院等。我與妻撐著傘、踩在彷彿小溪般流動的街道慢慢走著,巷子兩旁是各式各樣的店家,販售各種衣服、紀念品,以及餐飲。最吸引人的還是著名的稻香村,糕餅糖果滿屋子都是,夥伴們人手一袋,都是回臺贈送親人好友的伴手禮。我看到雨兒胡同裡有「齊白石舊居紀念館」,眼睛一亮,便跫進去瞧瞧,地圖明明標示在巷口,我們卻走了五、六十公尺,問了幾個當地人才看到。由於時間有限,只拍了大門的相片,便往回走了。路過中央戲劇學院,有許多各項演出的看板和照片,富有藝術氣氛,在繁華的街衢中顯得特別幽靜。
南鑼鼓巷昔日是達官貴人、社會名流的故居,有政治人物,有文學大師和畫壇巨匠,在這裡留下了不少耀眼的光芒,但現在煙消雲散,都已成為歷史的記憶了。其實若不是有足夠的時間,深入胡同裡轉轉,拜訪這些歷史裡有名的人物故居和紀念館,不然重建後的老街古巷,都已十分商業化,販售的物品也都大同小異,慢慢失去了它的特殊性。我們結束短暫的四十分鐘參觀,帶著伴手禮和溼漉漉的鞋子,在巷子口牌坊旁的地鐵站候車。望著南鑼鼓巷,雨中的巷子遊人不多,綠海中老胡同新穎的造型和千百年北京的文化氣息靜靜躺在濛濛的煙雨裡。
&尋覓二十年前的記憶
民國八十七年八月,我與妻首度到大陸北京自由行六天。在此之前,我僅有一次跟團出國旅行經驗,妻則從未出國。不知向誰借的膽子,兩個初生之犢,拉著行李,一路從小港機場到新啟用不久的香港赤臘角機場,再轉機至北京首都機場。出了機場,在出口處看到專程來接我們的飯店交通車師傅劉先生,開了四、五十分鐘車子,載送我們到下榻的北京國際藝苑皇冠假日酒店,竟然十分順利,沒有半點延誤。六年前和一群朋友跟團再到北京一遊,臨別前一天晚上,導遊曾帶我們到王府井轉了一小圈,想再尋覓十四年前下榻的飯店,只是行旅匆匆,加上車停的位置不在酒店附近,因此沒有找到,有點遺憾。這次球賽的旅遊專車停在王府井大街,結束參觀行程後我們有十餘分鐘的自由時間,我與妻看到對街那棟有巨大皇冠標誌的酒店,幾乎是用跑的過去。到了酒店前仔細一看,外觀似乎有了改裝。從旋轉門進入大廳,挑高的大廳直到屋頂,旁邊還有兩部透明的電梯在運轉。「沒錯!這正是我們二十年前住過的酒店!」我與妻不約而同的大叫起來。當年我們最喜歡早餐時坐在這個大廳享用早餐,望著氣勢不凡的挑高空間,彷彿在天堂般享受。每天我們每天在這兒吃得飽飽的,然後展開一天充實又快樂的參觀活動,多麼懷念啊!短暫的時間不容我們多逗留,趕緊在大廳拍了一張照片留念就去集合了,心卻彷彿洶湧的海浪。
都說歲月像一部電影,隨時都會在心頭播放;尤其是年華漸老,這電影益發清晰,感情愈來愈深濃。二十年前的第一次自由行,散步在王府井大街上,都處都聽得到「臺灣來的!」親切的聲音,六天的盤桓留給我們無數甜蜜難忘的回憶,成為心頭旅行的滋養,讓我們一次又一次踏上神州土地,尋找文化與歷史的記憶!
我與妻許下一個心願:那一天,再到北京自由行,再住在這座飯店,再去尋找昔日的蹤跡,明知歲月會老去,景物也會變化,但又有何妨,只要還能找回一點回憶,我們就能重溫年輕的時光,就能圓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