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9年01月01日

​興衰成歷史 回顧天祥戲院的風華歲月

圖:「日據時代的戲台,光復後的戲院,二○一二變成為城市渡假飯店…… 」這是阿思瑪麗景大飯店開幕請柬口的一句話。 (記者田德財/攝自網路)

記者田德財/報導

「日據時代的戲台,光復後的戲院,二○一二變成為城市渡假飯店…… 」這是阿思瑪麗景大飯店開幕請柬口的一句話;這句話也揭開了花蓮戲院興衰風華歲月的神秘歷史薄紗。

在日治時期,花蓮有三家戲院,一是「筑紫館」在天山戲院對面、二是「稻住館」(即天祥戲院)、三是「太洋館」(後先後改名花蓮戲院、美琪大樓、日新戲院、美琪戲院)。

日治時代的「稻住館」

日治時代的「稻住館」,不少老照記載著「稻住館」動土、上樑、完工、啟用的歷史,包括昭和十一年五月十八日下午七時上樑等。「稻住館」外表看來像鋼筋混凝泥土造,其實僅一樓才是,二樓為木造房。

日治時代戲院以映畫(電影)為主,稻住館高掛著看板,其中是「太平洋行進曲」是日本海軍的強大陣容宣傳,此主題曲到現在還傳唱著;當時台灣歌仔戲很少。

老一輩的人說,歌仔戲,台灣光復後才是全盛時期,台灣光復前曾經被日人「半禁狀態」的戲班,光復後堂堂搬入戲院,首演的是花蓮戲院(後美琪)。

光復後,市民林阿富作蔗糖生意,大賺其錢,蓋了一座木造大戲院,原名「中央戲院」(後中美戲院),花蓮戲院演歌仔戲,戲班班主是「小寶蓮」,小寶蓮是小生,紅極一時(相當於當年的楊麗花),風靡了東台灣,許多歌仔戲迷,把「小寶蓮」當作祟拜的偶像,她一出場台下觀眾如痴如醉,有某縣議員候選人,就是「小寶蓮」迷,場場打賞。

這位議員每次打賞,台上就放一串鞭炮,隨即貼出紅紙「賞金五千萬元」,五千萬金額「驚死人」,其實,五千萬是舊台幣,舊台幣四萬換一元新台幣,算算也不過新台幣一千多塊,受獎人十分風光,演戲的格外賣力,然而,也只有女扮男裝的小生,捧場的多。

那時還沒劃座對號 常常為了爭位子大打出手

那個時候,還沒劃座對號,於是,盛行佔位子,使喚小孩先入場,用一條繩子全排甚至兩三排圍起來,都是佔前排「好位」,常常為了爭位子大打出手,等到「鬧台」快開演,才全家浩浩蕩蕩,魚貫進場。

「顧戲口」的當年相當神氣,有些小孩沒錢買戲票快要散場前一、二十分鐘,就等「弄大門」,就是提前打開前後門,於是,「看戲尾仔」的大有人在,事實上不全是小孩,大人也有「弄大門」的,更有小孩翻越籬笆偷看戲。

老一輩人所記述這一段,無非是說一般人娛樂只是看歌仔戲,上自士紳下至販夫,大家有樂一同。至於歌仔戲在本省受到狂熱的喜愛,反映日據時代本省人受盡壓迫,扮演了悲劇的角色,目前的歌仔戲,少有讓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一掬同情之淚的時劇情。

天祥戲院也當過開獎場所,那是民國五十二年一月五日第三○四期愛國獎券,在花蓮市天祥戲院開獎,這是愛國獎券有史以來唯一的在花蓮開獎。

民國六十年代,歌仔戲在台灣戲迷仍瘋,其中最瘋的是楊麗花,由楊麗花率領的台視歌仔戲團,六十年三月自台北出發,展開為時一個月零五天的環島公演,四月十五日排在天祥戲院演出,結果萬人空巷,人山人海。

緊臨光復街 還有賣蛇肉湯

當年天祥戲院緊臨光復街有賣蛇肉湯,高掛「清涼解毒」四字的看板,一大籠一大籠的各種毒蛇,任客人挑選當場殺蛇剝皮,只見老闆把蛇頭用繩子吊在小柱,小刀隨著蛇身繞劃一圈,雙指從蛇皮刀口縫往下硬扯下蛇皮,去肚去頭,當場下鍋煮湯,天天客人滿座,蛇肉店對面則是撞球場。

隨著歲月的推移及視覺享受變化,天祥戲院在廿多年前停業了,如今搖身一變為渡假飯店,稻住館、天祥戲院名稱都走入歷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