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8年09月13日

自助餐店前的黑色男人 ◎邱寶福

元旦四天連假的尾聲,決定用一餐珍饌美饈來劃下完美的句點,停好車後一家人在府城舊稱「末廣町」的中正路騎樓底下閒散跺步往餐廳的方向前進,途經新開幕的林百貨,店前大排長龍,彷彿穿越時光隧道重回日據時代的林百貨前的盛況,這一代的年輕人雖不曾參與你的過去,但顯然這一晚大家都成了拜倒在你石榴裙下的粉絲,其中猶不乏像是來拜訪老朋友的長者,拄著拐杖,戴著漁夫帽,一身素樸,就像林百貨一樣,沒有多餘的妝扮,各自在人生的路口,風吹雨淋,如今過盡千帆,再次相遇,已是半百之身。
過了林百貨佇立近百年的中正路口,在一間自助餐店前,也有一個年約五十的男人鵠立著,髮長及肩,前額微禿,黑外套黑長褲,趿著一雙黑拖鞋,指甲藏污納垢,眼神茫然混濁不明,膚色像吸收了過多紫外線似的黧黑,身上的每一吋肌膚都像特種部隊要進叢林打遊擊戰似的塗抹了欺敵的炭粉油膏。諷刺的是,在城內的水泥叢林中,這樣的妝扮只會更加曝露自己的行蹤,吸引他人的注目,從黑色神秘男的行為舉止,不由分說,我兀自替他冠上流浪漢、遊民或者是街友的關係代名詞。
我想他可能是肚子餓了,跟自助餐店老板有一定的默契,在等待杯盤狼藉後的施捨,或者是大旱望雲霓似的劃餅充飢,也有可能那間店有近幾年盛行的待用餐制度,想著想著餐廳門口已經到了,我回頭又望了渺如螻蟻的他一眼,心中暗自決定,等會兒回程若黑色神祕男還在,我一定要買一個便當請他吃。
坐定點完餐,隔壁桌來了喧鬧的一家人,點完餐後隨即陷入了各自的沉默成了低頭一族,我趁著起身拿報紙經過他們身旁的機會,偷瞄了他們手中那個方寸世界的風景,弟弟在打遊戲;姊姊在逛網拍;哥哥在瀏覽fb照片;爸爸在看財經新聞;媽媽在打candy crush。我突然想起了俄國文學家托爾斯泰說的一句話:「幸福的家庭都一個模樣,不幸則各有不同。」
酒足飯飽後,回到停車場取車時,猛然想起自助餐店前的男人,不禁低聲叫了聲「啊!」。老婆問說:「什麼東西忘了拿嗎?」「沒事。」我說,接著我開車刻意繞過人聲鼎沸的林百貨路口,經過已打烊的自助餐店前,而男人已經不見了。
四天連假的最後一餐,十分溫飽之餘,摻雜了幾分自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