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8年09月10日

純真年代 ◎王景新

我的純真年代總有流行音樂相隨。
最初的流行音樂啟蒙,該是當年的小虎隊和郭富城。還記得一張和哥哥兒時合照,兄弟倆身穿短袖著襯衫,手勢比著〈對你愛不完〉MV經典旋轉手勢,那是哥哥教會我的。我們都還各有一件轉印有吳奇隆、蘇有朋、陳志朋照片的T恤,堪稱小小追星族。
小時候家裡有兩台電視,一台是父親和伯伯專看,另一台則是母親、兄長和我專屬。我們兄弟倆從小就展現不同個性,他愛劉德華,我愛趙傳;一個沉迷偶像派,一個醉心實力派。常為搶電視,驚動母親出來調停。
家裡只有一台卡帶音響,大多聽廣播電台或是母親在夜市買來的盜版合輯:一張卡帶集結當時最紅的男女歌手,從A面第一首到B面第一首,全都好聽。諷刺的是,正版卡帶卻常常讓人詬病只有A面和B面第一首好聽。
接著我和哥哥各自用壓歲錢添購卡帶隨身聽,終於可以各自互不干擾的聽音樂。偶爾彼此交流,他借我聽蘇永康,我借他聽范曉萱等。有時候要重聽好聽的非主打歌,按下倒帶鍵後還要仔細算準時間,或從卡帶中間的透明長方格,看左右磁帶消長判讀,避免超前、未及。
又幾年,我們更大了一些,淘汰了卡帶隨身聽,改用當年最潮的CD隨身聽。哥哥音樂品味逐漸改變,我的第一張齊秦就是他借我聽的,那讓我一聽驚為天人、柔情似水的好聲音。
此後,我對流行音樂的喜愛始終不改其志,即便現下早已流行線上收聽,我仍走著一九九○年代的舊日步伐買CD。近二十年來蒐集的一張張中外流行音樂CD,數量已可布滿一堵牆。可惜,哥哥對音樂的狂熱半途而廢,後來沉淪於賭博性電玩,菸酒檳榔不拒,卅四歲就讓口腔癌無情地帶走了。
事過境遷,早逝的他其實也在提醒著我們:「戒除一切惡習之必要!」以歌寄情,真實不虛。後來,我也聽本屬於「哥哥聽的」劉德華、蘇永康的歌。邊聽邊憶及彼時他興致高昂、唯妙唯肖地模仿他們唱腔的模樣,那是我最想記住的哥哥的樣子;而非後來的後來那四處躲債主,復被病魔摧殘而走樣的慘狀。
慶幸只消按下播放鍵,熟悉旋律響起,只要一首歌的時間,恍如帶我重返純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