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8年09月09日

「地藏王菩薩」歌劇和南寺首演劇作家道一方丈

圖:道一方丈。


 


 


        


記者田德財/報導       


 


    享譽國際的道一方丈(愚溪博士)創作的「地藏王菩薩」歌劇,於九月九日在花蓮和南寺《造福觀音藝術中心》首演。此為台灣佛教界的一大盛事,具非凡意義,將受到成千上萬佛教信眾的重視。這部佛教經典歌劇演出共分四幕,全長一百一十分鐘,參加演出的有十四位演員和四十多人合唱團和樂隊。全劇由道一方丈創作編導,蘇文慶作曲,黃光佑指揮,徐曼妮長笛演奏。道一方丈接受訪問時說:「這一次《地藏王菩薩》佛教數位藝術多媒體歌劇,以大螢幕來播放多媒體,配合現場歌劇型態演出,這次的《地藏王菩薩》跟八○年代原始劇本有很大的差距,原始劇本全長只有三十分鐘,現在是一百一十分鐘的演出。希望透過這部結合歌、劇、詩、樂、書畫與影像的佛教藝術創作經典歌劇,帶給觀眾每三分鐘生發一個靈感,甚至每一分鐘就有一個感悟!」


    九月九日(農曆七月三十日),是地藏菩薩誕生之日。每年農曆七月三十日這一天的夜晚,人們都在虔誠的供養地藏菩薩,為了逝去的祖先、親人,為沉淪在地獄中的一切罪苦眾生而祝禱,祝禱他們仰仗著地藏菩薩的無上神威之力,減輕痛苦,早日脫離惡道,享受解脫的福樂。中國佛教除了佛以外,有四大菩薩:文殊代表智慧;普賢代表力量;觀世音救苦救難;最後一位就是融合中國儒家孝道精神的地藏王菩薩。地藏菩薩是一位具有愛心和耐心的菩薩,為了徹底解救地獄中的罪苦眾生,祂寧願留在一重又一重的地獄之中,度化他們,累世累劫,勤苦不休,直到每一位罪苦眾生都成佛。 


    地藏王菩薩由明光長老友情演出。明光長老在第一幕出場時,場景是一片無盡的黑夜,前面湧出無量金紅電光,五彩的雲霞洶湧著,金光裡顯現出他莊嚴慈祥的法相,身穿一襲僧衣,外披鮮明的大紅袈裟,千萬顆明星閃爍其上。足下雙赤,手持高粗的黑鐵禪杖,一手下拊,神態靜定,僧衣飄然,高幡在風中飛舞。這位扮演地藏王的台灣高僧是《國立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研究所畢業。獲有泰國《朱拉隆功大學》榮譽博士。現任《中國佛教會》副理事長,《大台南佛教會》理事長,《中華人間佛教總會》主席團主席,《世界佛教徒友誼會》副會長,《世界佛教僧伽會》弘法委員會主任委員。台北《海明寺》、《大雄精舍》、台中《中天寺》、日月潭《玄奘寺》住持。美國加州橙縣《護國寺》方丈、加州柏克萊《大雄精舍》住持、澳州墨爾本《如意寺》方丈。


 


    道一方丈更指出早在三十年前,他就開始編寫《地藏王》,曾分別在花蓮和南寺甘露堂和台灣大學,採用當時最先進的多媒體科技演出,作品榮獲《金帶獎》入圍。之後經過數次改編,敦請台灣名作曲家蘇文慶編曲,融入詩歌成為《地藏王菩薩》歌劇,本來計畫2011年在《國家音樂廳》演出,但是因為時機尚未成熟而未演出,第二次計畫2017年在《國家音樂廳》演出,也未能實現。最後,道一方丈決定《地藏王菩薩》歌劇的世界首演,於花蓮和南寺《造福觀音藝術中心》演出,考量和南寺為佛教藝術多媒體之發源地,將具有承先啟後的意義,成就其殊勝因緣。    


    道一方丈語重心長地說著:「近來的社會混亂不安,整個社會的秩序被破壞了。這些問題不論是宗教家、哲學家,或是值得人們敬慕的賢者們,都應該努力把社會帶向一個更美好、更安詳的未來。製作《地藏王菩薩》歌劇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 「和南佛教藝術」再創嶄新的里程,也是一個累積的過程,希望能凝聚大家的力量,來把現今社會一些已經遭到破壞的倫理秩序,重新建立起來。而為了實現帶給社會人心更美好的未來,將計畫今後每年逢《地藏王菩薩》誕辰之日, 在全台灣各城市巡迴演出這部歌劇。」


    唐高宗永徽四年(西元六五三年),當時佛教極為強盛,吸引許多日本、新羅(今之朝鮮)等國僧人來華求法。地藏王菩薩的前身──新羅王子金喬覺時年二十四歲,出家剃髮為僧,攜白犬「善聽」航海來到中國,至安徽省池州府青陽縣九華山。金喬覺見山峰狀如蓮花、山水靈秀幽深,便棲居東崖峰的岩洞中,禪坐苦修數年,感動眾多善男信女, 當地鄉紳與信眾等捐資為金喬覺建寺。金喬覺於開元十六年(西元七二九年)七月三十日夜晚召眾告別,圓寂成道,時年九十九歲。三年後開塔,其屍身容貌栩栩如生,成為九華山第一尊肉身菩薩,後人尊稱為地藏王菩薩,並設立小浮圖於南台,建肉身塔供奉,九華山便成為地藏王菩薩道場,這就是九華山建寺之因緣。


    據說遠古的印度「聖女」是地藏王菩薩的前世因緣,相傳其母不信佛法、奉事邪道,故而死後墮入地獄。聖女知道母親受苦,就變賣家產,買了香花供品,供養覺華定自在王佛像,並且修葺寺廟,代母作福。她在佛前禮拜,心誠意切,感佛靈應,後來在覺華定自在王佛的指示之下,從地獄邊海得知亡母已超脫升天。聖女感佛恩德,就到佛寺塔像前發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希望盡畢生之力,度脫一切罪苦眾生。此婆羅門女,便是地藏菩薩。道一方丈說:「此次《地藏王菩薩》歌劇加入了一個角色──遊唱詩人,這角色很重要,由台灣著名男中音歌唱家李增銘先生演唱;女主角聖女則由原住民紫布爾正若小姐扮唱,另有鬼王、和尚、村民和村童十多人,演出陣容堅強。」


 《地藏菩薩本願經》提及叩首迎接婆羅門女的「鬼王」,這鬼王頭頂上有雙角,眼如銅鈴,青面獠牙,面露凶光,紅舌長達數尺。據說,「鬼王」是觀世音菩薩願力的化身,種種方便在地獄中,度成千上萬的眾生。而地藏王菩薩的座騎「善聽」,是一隻外形似牛似羊、長有獨角的白犬,常被民眾視為護法神獸。地藏王菩薩於二十四歲剃髮出家時便帶著「善聽」,之所以取名為「善聽」,主要是因為牠具有「坐地聽八百,臥耳聽三千」的神通力,因此又名「諦聽」、「地聽」。身為創意總指導的道一方丈,特別委託蒙古和南京的藝術家設計製作了「鬼王」的面具和「善聽」的雕塑,為劇作增添亮點。


 


道一方丈對記者說:「《地藏經》其實就是一部孝經,地藏王就真正代表著「百善孝為先」的「孝」。地藏王的精神,不是一般表面義理所能真正去體會的,並不是人們想像中認為產生了什麼問題下了地獄,祂就會來渡化你,這只是一個表層意義,祂內在精神意涵的深徹,才是生活在廿一世紀的人們值得去尋思探究的。誠如很多已經圓寂的老禪師的預言──廿一世紀將會是一個阿彌陀佛的世界,是一個地藏王的世界。」


 


    當這部佛教經典歌劇落幕時,青年音樂家徐曼妮小姐將以長笛吹奏印度古曲,空中將散落一陣茉莉花雨,滿場芬芳象徵地藏菩薩捶破無明,捶破你我內在那灰暗物質,讓光明滲出。不動的、新生的生命出現了。


 


道一方丈闡述:「希望這一部作品演完後能產生四種共鳴--讓人們領會《地藏王菩薩》整部劇的真理智慧;感受到地藏王對人們慈悲的救渡;看完這部作品的人可以了解什麼是奉獻、什麼是懺悔;同時從中得到啟發而開發出福報。因此,這部歌劇從創作之初,就必須是廣大靈感的,才能夠感應到所有來觀賞這齣戲的人,產生共鳴。就像觀世音菩薩廣大靈感,我們需要非常多人來投入這一部作品,這就是我們今天匯聚在此最重要的一環!」


關於道一方丈:  其著作等身,創作涵蓋論述、小說、新詩、長卷軸詩、詩 ‧小說卷與兒童文學,合計出版圖書七十餘本,展演的音樂八千多分鐘,所有演出的劇目和場次一百多場,得獎的項目共計三十多座。曾於1996年以小說《袍修羅蘭》獲行政院新聞局「文學創作類」圖書出版金鼎獎。1999、2000、2004 年以「夢一般的大海」、「晚紅」、「儼然未散靈山會‧郁乎方濃趙州茶」,三度獲行政院新聞局傳統暨藝術作品類「最佳作詞人金曲獎」。


    道一方丈榮獲美國《世界藝術文化學院》頒贈榮譽文學博士學位(2015),蒙古《國立文化藝術大學》榮譽文學博士學位(2008),印度泰米爾納杜邦《泰米爾大學》榮譽文學博士(2017)﹔蒙古國總統恩和巴亞爾頒贈「那蘭達(Nairamdal)國家友誼勳章(2008)印度總統卡藍贈予印度金佛,以及一首象徵兩人友誼的詩作〈海洋的相遇〉(Oceans Meet 2010) 。2017 年 8 月 28 日,蒙古前總統恩和巴亞爾在《國立蒙古大學》,為道一方丈舉辦「石鏡禪心」專題講座,有大學教授和學者百餘人與會﹔恩和巴亞爾總統並親自致詞感謝,推崇其對生命的高度智慧,為蒙古國知識界帶來無限啟發。他曾榮獲以色列、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馬來西亞和秘魯等國頒贈的文學勳獎,以肯定其文學上的卓越成就,和促進台灣和國際間文化交流的貢獻。他的著作已被翻譯成英、法、西班牙、印度、捷克、斯洛伐克、蒙古等國語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