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8年09月08日

新興市場國家三高一低 美國升息引爆危機

(中央社記者邱柏勝台北8日電)新興市場貨幣危機蔓延,象徵全球資金派對即將終結。
由於新興市場國家普遍具備高通膨、高外債、高赤字與低外匯存底現象,當美國升息、美元轉強,脆弱的經濟體質立刻浮上檯面。
今年以來,土耳其里拉兌美元重貶逾7成,阿根廷披索兌美元貶幅更超過一倍;即便土耳其與阿根廷政府透過各種措施,阿根廷央行更將利率上調至60%的全球最高水準,盼能止血,但仍徒勞無功。
土耳其里拉、阿根廷披索的重貶,有如「病毒傳染」般迅速蔓延至新興市場國家,包括俄羅斯盧布、印度盧比、印尼盾、巴西里爾及南非幣等,都出現重貶態勢,也令外界擔憂,這波新興市場貨幣危機,是否進一步演變成全球金融風暴。
外匯交易員表示,新興市場國家普遍存有「三高一低」現象,亦即高通膨、高外債、高赤字,以及低外匯存底。
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為挽救經濟,實施量化寬鬆政策,將利率維持在低水平,因此新興市場國家「借錢便宜又容易」,紛紛大量舉債,雖然帶來經濟成長,也埋下後來債務危機的種子。
美國升息 新興市場國家債務引爆導火線後來,美國經濟開始復甦,聯準會(Fed)宣布縮減資產負債表並啟動升息循環,美元隨之走強,而這些大量舉債的新興市場國家,投資人開始懷疑它們孱弱的財政狀況,是否足以償還龐大的外債,所以「先跑為妙」。
當投資人抽腿,而這些國家又因外匯存底不足,難以維持匯率穩定,貨幣就出現重貶。
然而,台灣央行與匯銀人士仍抱持相對樂觀的態度,認為新興市場貨幣危機不至於演變成2008年金融海嘯、或2010年歐債危機的情況,主因在於新興市場國家與歐美國家的經濟體質,有著根本上的不同。
央行主管認為,金融海嘯源自美國,而歐債危機來自歐元區,這兩個地區的GDP就占了全球超過一半。
新興市場個別國家的經濟規模小,雖有可能產生區域性風險,但應該不至於演變成全球性的金融危機。
尤其目前美國經濟表現不錯,歐洲經濟也相對穩定,「除非美國發生科技股泡沫,或是經濟突然急轉直下,才必須關注」。
「影響不大啦!」匯銀人士說,觀察這次新興市場貨幣危機,其中一個「震央」阿根廷,由於位處南美,也非主要經濟體,更是債務危機的「慣犯」,其實早已「沒人想管」。
不過土耳其就不一樣了,「美國不會讓它倒債」。
匯銀人士表示,美國雖然對土耳其實施經濟制裁,但土耳其位處歐亞樞紐,更是北約(NATO)的前線,有相當重要的戰略地位,「美國要支援以色列,或要牽制俄羅斯,都得透過土耳其。
」預料一定會對土耳其紓困,「所以土耳其不會死,只會活得不愉快」。
台灣經濟體質佳 新興市場貨幣危機不至蔓延至於新興市場貨幣危機是否影響台灣經濟,央行主管表示,台灣外匯存底規模排名世界第5,且中央政府長期債務占GDP比率,來到近年低點的32.1%,離法定債限40%還有一段距離,財政狀況堪稱近年最好,新興市場國家的「三高一低」現象,台灣並不存在。
金融人士也表示,從近期新台幣兌美元走勢來看,雖然貶值,但波動相對穩定;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日前發布台灣金融業對新興國家的曝險,遠不如對美國與中國的曝險部位,「顯然,美中貿易戰對台灣的影響,遠比新興市場貨幣危機來得大多了」。
(編輯:林孟汝/張均懋)107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