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8年09月07日

生活彩韻 ◎宋隆輝

圖/慕梅

生活是一種高貴的樂趣,也是活命的方式;有人賣命賺錢,是為了享受比較高級的生活品質,有人則是為了累積財富,讓坐擁金山銀海的夢幻感覺,成就作夢笑咪咪的美好氛圍。
不管怎麼做都好,但都必須靠著自己去躬身實踐,才能分享美麗的際遇;最近親眼目睹幾幅難能可貴的畫面,他們每一個人都以超級陽光的方式,來改變自己的生活與命運,讓平淡無奇的日子,也能快樂滿溢。
品味
品味是時尚,也是美的極致;同時也是歡樂的媒介,更是追求亮麗生活的積極態度。
如果陽光和水是活化萬物的仙丹妙藥,那麼微笑便是人們生命活化劑的一環;只要擁有高貴的生活品味,等於宣判人生不再乏味。
每當我走過咖啡店門前,分享撲鼻的咖啡香之外,又可以分享到形形色色人們品味咖啡的情韻;因為這間咖啡店,店內空間窄仄,營業空間延伸到騎樓,沒想到騎樓上的三張咖啡座,反而特別受到來此共品咖啡香顧客的青睞。
原來人們的心房打開以後,才能延攬快樂的因子,同時透過近距離與無阻隔的方式,才能得到與人分享的喜悅;無怪乎近年來營業單位,總是喜歡將騎樓與馬路邊,當成是開放空間的新據點,因為顧客就是喜歡這一「位」,以便順利追求新時尚的難得生活品味。
坐在騎樓,屬於完全開放空間,可以看車,也可以看看行人,更能與鄰座的陌生人,一起融入同一種氛圍裡;不單是緣,也是分,更是情,因為這是天地人之間,以最自然的方式,努力羅織而成的生活彩韻。
這是現代人,獨享的生活品味;用眼神、用心情、用感覺去認證,往往可以得到滿分的答案。
此時此刻,無須太多的言語,顰笑之間,自有定論;瞧那顧客,嘴角早已掛在耳朵上,咖啡店老闆,也以眉開眼笑來回應,同時也順勢掌握了自己的運勢。
  雞排餐
只有我一人吃午餐的時候,自己料理麻煩費事,索性到外面打打牙祭;有一回,來到一間常去的便當店,平常多半點黑胡椒豬肉便當,突發其想,想要改變一下口味,瀏覽菜單之後,點了雞排餐。
負責點餐的小姐跟我說,可以自選三樣副菜,我點了青江菜、芹菜,還有豆干;隨後我就坐在內用區,添了一碗免費的湯,靜候上餐。
三等四等,比我慢來的一位年輕人,他卻比我先上餐,向來不與人爭的我,心想:大概現煎雞排比較費工,所以比較慢上餐;就在此時,點餐小姐問我:「三個便當要內用?還是外帶?」
被突如其來的問話,我愣住了,隨後答腔:「內用啊!」
這時負責廚房的阿姨剛好走過,自言自語的說:「怎麼可能那麼會吃,一個人要吃三個便當?」
點餐小姐此刻慌了手腳,隨後拿了一個雞排便當放在我的桌上,我則交給她一百元,她隨口說:「等一下再找錢給你。」我點頭示意。
多出來的兩個雞排便當,剛好有人打電話前來訂餐,很快的就處理完畢;所以沒有造成任何人的心理負擔,當然也沒有造成不必要的浪費。
我邊吃飯邊想,我並沒有說我要三個便當啊!當下她也沒問我是要內用,還是外帶;由於我平常都是內用,我以為她記性好,知道我是內用的一員,所以沒有多加確認。
幾經思索與琢磨,我終於明白原委,由於當下她問我要點什麼,我跟她說:「雞排餐。」會不會她聽成雞排「三」,再加上沒有向我確認,便逕自交代負責煎板的師傅,煎三片雞排,所以造成不必要的誤解。
隨後,大家靜默,繼續工作,並沒有人追究責任歸屬,我則努力將雞排便當吃完;我邊吃便當,邊想事情始末,邊等她找錢給我,對於做任何事情都要專注的我,此刻好像違反了我的處事原則呢。
點餐小姐似乎忘了該找我錢這檔事,遲遲沒有動作,當我將便當吃完之後,並將餐桌收拾乾淨,隨手把用過的餐具拿去垃圾桶丟掉;順便走到點餐小姐身邊開口說話:「小姐,還沒有找錢給我呢?」
被我這麼一問,她似乎才回過神來:「喔!對哦!我還沒有找錢給你,對不起。」
我能體悟忙中有錯,在所難免,我只好淡然以對,簡單的回話:「沒關係。」
她以最快的速度,將三十五元銅板,放在我的手掌心,我瞧了一下,完全正確;隨後,離開了這家經常來享用午餐的便當店。
這樣特別的經驗,倒是第一次遇到;當時如果彼此都能仔細確認的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生活小插曲。不過話說回來,這樣的小凸槌,讓平淡而忙碌的生活,添加一些小小的變化也不錯啊!畢竟意想不到的事情,往往才是人們最期待的故事發展情節,您能說不是嗎?
讓心更靠近
蘭陽故鄉有一家自助餐,雖然小本經營,卻大有人氣;有半年的時間,我未曾前往用餐,老闆夫妻與他的母親,三個人與我見面的第一句話,竟然不謀而合,親切與關心的態度,也是一致的,讓我看了好感動。
我通常返回故鄉,一年將近二十趟,有一陣子常去那裡用餐,隨後由於大姐回到故鄉,她親自下廚,我便留在家裡用餐,所以才沒有過去用餐;前幾天,心血來潮,帶著探望「老朋友」的心情,再度前往吃午飯,瞧見他們歡顏相迎,真心問候的樣子,看來我是受到相當禮遇的對象。
我邊吃邊聊,他們則邊做生意邊跟我閒話家常,就好像一家人一樣的親切自然,那種感覺真的很棒;這種有溫度的生活方式,相信多數人都會喜歡的,難怪他們雖然在鄉下開自助餐店,生意卻越來越好,原來是讓彼此的心更靠近是有訣竅的,只要距離拉得越遠,緊繫心靈的繩索,就會拉得越緊。
回到都市住家,午餐通常只有我一個人享用,於是當個「老外」是稀鬆平常的事情;我會選定多家自助餐或便當店,原則上一週前往一次,常換口味,保持鮮度,才能讓自己的胃口常開,歡笑常在。
距離住家最近那一家,煮出來的菜,有媽媽的味道;由於菜色比較多,加上我比較喜歡吃新鮮的疏菜,於是前往用餐,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由於自助餐店開在小巷內,到現場一看,多半是老鄰居,久而久之,當然會聊上幾句話;幫忙煮菜與打菜的大嬸,為人親切,都會問我:「合你的口味嗎?」基於人之常情,我總會讚美幾句:「手藝很好,不輸大廚喔!」她當下樂得眉開眼笑,所以對我特別親切,我只要在那裡用餐,都會走過來跟我聊上幾句,而且還會挾多一點青菜給我,我當然衷心感謝囉!
上個月,我與女兒前往用餐,照例由這位親切的大嬸為我們服務;我與女兒在店內用餐,這時老闆走過,眼睛死命盯著我們的餐盤,而且一句話也沒說,我不以為意,以為他是用眼神關心,還帶著感激的心情相待呢?
隔沒幾天,我再度前往用餐,我只點青菜,總計五樣,加上一碗白飯,一共六十元;在點菜的過程當中,挑起我敏銳的眼神,這位大嬸為我打菜過後,餐盤還要經過老闆的「查驗」,才能過關,當下我心裡頗不是滋味。
我接過餐盤與白飯,靜靜的享用,什麼話也沒說;很快的吃完了,將餐具自行收拾好,拿去垃圾桶丟掉。
我正要走出店門,這位親切的大嬸走過來,跟我說:「老師,你的菜夠吃嗎?」我點了五樣,雖然菜量有點少,不過只配一碗飯,當然沒問題,於是我回應她:「夠啦!謝謝妳的關心。」
她看老闆已經離開現場,小聲的跟我說:「老師,歹勢啦!頭家說,不能挾太多菜,會虧本。」
我淡淡的說:「夠吃就好,沒關係啦!」
在回家的路上,心裡頗不是滋味,想著:一來菜不是我自己拿的,菜量多少我無法作主,全憑他們的工作人員;二來是要付錢,才能享用這頓飯菜,而且也不見得便宜,沒理由這樣對待常來的客人啊!當著顧客的面前,做出審核查驗菜量的舉動,的確讓人感受非常不妥適。
自此以後,生怕為難這位好心親切的大嬸,我們全家人有必要外食的話,就將這家自助餐店,從名單上剔除;反正生活在大都會區,處處都有得吃的,不差這一家,以免破壞了彼此的好心情。
這兩家自助餐店的作風完全不同,前者真心相待,像自家人一樣親切,希望把心緊緊的繫在一起;然而後者,分明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一旦失去心靈良善的溝通,再好吃的飯菜,沒有好心情相佐;必然是食之無味,也不太會消化才對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