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8年09月06日

法轉有情之宗教包容 ◎楊淑敏

圖/舒芳

在科技稱王,生態枯竭、生物生存危機的全人類時代:
西元二○一七年,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光環未退,即發生了軍方強勢施暴,驅逐穆斯林少數族裔│洛興雅。各方消息:緬甸軍人和信奉佛教的暴民,參與放火焚燒洛興雅族的村莊,難以計數的小孩被殘殺,少女被姦淫。在同年八月二十五日以來,已有約五十一萬九千民洛興雅人逃離緬甸,成為無家可歸的難民。
難民們驚惶無措的臉孔,悲傷的眼神,國際新聞一再播出,使得舉世震驚、憤怒與悲憫。聯合國總算出面譴責,訓斥這是不可原諒的種族清洗。唯一令人安慰的是,天主教宗親往難民營,安撫難民們的情緒;甚至年紀老邁仍不畏千山萬水,風塵僕僕趕到緬甸,與風光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懇談。高高在上的教宗,以宗教家情懷,為非信徒的│穆斯林洛興雅族人奔走,實在令人寬慰與感動。其他宗教領袖仍選擇沉默,是否有其它暗中協助不得而知。翁山蘇姬並無意改善,拖之再拖,大家只好眼睜睜看難民們繼續受苦受難。
參與攻擊洛興雅族的,除了緬甸軍隊外,也包括緬甸信仰佛教的一些暴民;佛教徒不是該適時扶持孤小嗎?怎反成加害者?
令人想起,歷史上曾有過的,君王為自我權力的鞏固與無上擴張,強制執行的滅佛事件。時空錯置,角色易位,人性自私殘暴如此,今昔何異?也不只一件,就以北周武帝談起:
  ※  ※  ※
漢魏六朝時,天下紛亂、群雄爭霸,戰爭四起,百姓精神惶恐不安,也因此時空背景,各種學派與學說紛紛盛行。
北周剛剛滅了北齊,武帝便下召,文武百官和高僧數百人群聚大殿。武帝高高坐在龍椅上,環視四周,志得意滿地宣布:「很好!該到的都到了!朕正式頒布法令:從今起,朕要廢除佛教。」
「不會吧!」像浪潮滾動,一波接一波,波濤洶湧,臣民們不安情緒高漲。
「好意請我們來,卻是別有目的,我們被將一軍了。」高僧們恍然大悟,卻太遲了。
武帝注意到大家的錯愕,便自圓其說:「臣民們聽好!佛教談的是『虛無』與『空』,那麼蓋寺院、讀經、拜佛像就是多此一舉;若大家執意要信,拜虛空就好。」
戰場殺人不眨眼的皇上,沒人敢反駁他。武帝因而更得意地說:「朕倒覺得,儒學不錯!上以宣揚治國,下以教導忠、孝、禮、義、廉恥,品德,對世人是最務實有幫助的教派。我國就奉儒教吧!」武帝說完又補了一槍:「父母之恩重如天,儒家重孝道,而僧人卻不奉養父母,朕命令所有僧人立即還俗,回家盡孝道。」
僧人面面相覷,沒人敢反抗手握生殺大權的皇上。此時竟有一僧人從容走出來,高聲說:「陛下!請容貧僧申辯。」
武帝從龍椅上站起來,極度不悅:「申辯?大膽!言若不實,馬上取你項上人頭!你若後悔,要收回剛才魯莽言行還來得及。」
這位僧人是慧遠師父,完全無視於武帝的威嚇,從容地說:「陛下統領疆土,英名將永垂千秋,卻要因小失大。」
「是嗎?一個小僧竟敢出言教訓!」武帝用力的以掌擊案,「砰!」底下各個嚇得直打哆嗦。
有僧人悄悄拉慧遠的衣角,暗示他不要再說。一會,武帝冷冷地說:「朕倒想知道,朕怎麼個因小失大?」
慧遠氣定神閒地說:「陛下一統江山時,勞師動眾、舟車勞頓,而今百廢待舉。將士、百姓各個身心疲累、惶恐不堪;陛下尚未安撫、體恤在先,復又廢佛法在後,百姓怎麼想?將士們怎麼想?實在不值得!佛教『真空』生『妙有』,心保持『空』就能『明』,並沒有錯。貧僧請求陛下不要廢佛寺院,因為佛經、佛像,佛寺、只是世間方便法;有耳有目的眾生,可以唸誦佛經來通佛理、拜佛像以識真佛,而佛寺裡有講解經書的出家人,也有佛像讓人景仰聖人之道,因而心從之,這些都是迷茫眾生追求佛法的便道。」
武帝說:「好一個伶牙利齒的出家人,你再怎麼能說善道,偏偏佛經是從國外傳來的,所以本國不用,於理也說得過。」
「陛下此言差矣!儒家孔子的學說來自魯國,它國也沒有因此說要廢儒學。若要廢,陛下豈不連儒學也要一起廢嗎?」
北周武帝心想:哈,莽僧還敢跟我說教,中了我的圈套還不知道,學識也不過如此而已。不免得意洋洋說:「僧人!魯國雖不是北周封地,卻也是周王的領土,連這你都不知嗎?所以儒家不必廢,但佛教可廢。」
慧遠心想:佩服!能當皇上畢竟有過人之處;但我絕不能放棄。繼續說:「奉養父母崇孝道,儒家確實有此主張。但僧人獻身於佛,行大愛與慈悲彰顯父母,使父母顯貴;犧牲小愛而救蒼生遠離顛倒夢想,成就大愛,這就是大孝!若說,僧人一定要還俗回家盡孝,那陛下應該以身作則,您的左右及手下,包括服役的將士們,也該先讓他們回家孝順父母。」
「嗯,讓他們能定時回家省親是應該的。」說到一同出生入死的將士們,北周武帝態度軟化了。
「陛下!貧僧另有一要事,必須澄清。」
武帝長袖一甩:「說吧!」
「英明的陛下!貧僧要說的是:佛教注重孝道更甚於儒家。『百善孝為先』是佛教的教義之一,因而,有些僧人在夏、冬季修道,春、秋季仍可回家侍奉堂上。目連尊者未出道前,親自下煉獄為救親母,因而發大誓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佛理通的是大方向普及眾生,這並不容易。」
武帝只是冷冷地回應:「有司將記下你的名號。我累了!大家全都退下!」
君王竟然沒有下罪於慧遠,僧人們鬆了一口氣。私下有人猜測:「看來,佛教有救了!禁佛教的詔書不會頒布了!」老太監搖搖頭說:「一定會。」「為甚麼?明明沒有下罪,不就是接受了嗎?」「錯!君王若當場下罪,豈不承認自己輸了惱羞成怒。天威不可犯,千萬不要當眾贏了他。退一步才是真贏。」
不久,武帝果然下詔書禁佛,北周國的佛寺院被毀無數,許多僧人被迫還俗或設法往南逃。
公元五八一年,開皇初年,隋文帝大興佛法,許多高僧包括慧遠,都被邀請至法門寺弘法,佛教又有新的立足點。
唐朝也有迎、拒佛舍利子事件,兩派各堅持理由互不相讓。
    ※  ※  ※
以古鑑今,不管信奉任何宗教,只要立意良善,教人為善;不因信仰而犧牲家庭幸福、影響子女身心發展,他人應該去瞭解、尊重與包容。
但是,只信自己的宗教,完全否定他人的宗教;為了獨佔宗教利益而去消滅彼方;假藉神明騙財騙色的事件,至今仍存在。偽善者,有,而且並沒有減少趨勢。
而如,緬甸弱勢百姓加入軍隊去欺霸更弱者,是人性深沉墮落與悲哀。倚勢欺人行為已不可取,何況同為弱者,不能將心比心患難以共,反助紂為虐,是治國之恥。
中國自古流傳的四書五經,都有勸戒君王行仁愛於天下、官或民立身處事之道的章節。君子著書立言、立德、立功,不為升官發財,只為國家為蒼生,胸懷坦蕩蕩,日月可鑑。
現今,人幾乎不再嚴以律己、寬以待人,也不再從善如流。舉世追求甚至教育的目標,都往『立即利益』死胡同裡推擠。為了立即利益,重要的、珍稀的、寶貴的都能犧牲掉。
什麼是立即利益?什麼是長久利益?智者就會明白。
『空』起『明』,這裡的空是摒棄貪嗔癡的執念。淨心就能『明』,『明』了以後,心就靜、就能悟能修。
眾生本自平等。任何存在的個體,都是人間舞台的重要角色,都能占一席之地。對於世間很弱、很小、長相很醜、令人嫌惡、有威脅性的生物或人,我們要學習多一點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