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8年09月06日

備忘錄 ◎辛金順

4.
 霧從黑夜捲來,捲來無聲腳步
 風起時
 化成了一片如潮的耳語
 
 怪獸隱匿於法院的角落,眈眈
 守護一冊
 含羞草的秘密
 
 鬼魂不斷拷問鬼魂,十八個月
 民主
 被壓在內安法令之下
 謠言,卻在
 面子書上四處遊走
 
 歷史卻可以修改或
 刪除,一些燈光聚焦的話語,讓魔鬼
 穿梭
 幻夢之間,生生
 滅滅,在經文的最後一頁
 
 被豢養的獸仍糾眾,張牙舞爪
 在傾斜的天枰上
 用刀槍不入的身體註冊,一行
 荒謬的劇本
 
 而風沙磨礪過生活,我們唱歌
 我們跳舞
 並想像有一隻夜鶯在胸口
 唱出了
 母親的憂傷
 
 夢在街頭遊行,卻清除不掉
 污垢的大道
 蚊蠅孳生重卵,散佈一種
 噬血的謠言
 
 我們穿行,在許多人的穿行裡
 抱著一炷光
 等待
 走出漫漫的黑暗
 
 5.
 尊貴的,語言很pondan(懦弱)
 躲在褲襠
 對著天空大聲吶喊
 
 關於風和方向,關於愛
 關於我們的期待
 都被賣進了一個又一個
 深深的褲袋
 
 啊,語言很pondan
 咬了骨頭,都忘了挺立
 在草場
 
 曾經喊過了獨立,曾經
 牽過了手
 曾經擁抱過同一個土地
 
 如今
 卻點亮了燐火,照出
 自己的鬼樣
 
 到處都有鬼啊
 豢養的黑夜,孵育了陰暗
 鬼祟四處瀰漫
 
 而尊貴的
 我們都想用語言來壯膽
 可是──
 
 語言卻很pondan
 逃到你的褲襠
 用力敲打著歷史的門板
 
 把頭壓下
 把頭壓下,壓進自己恐懼的心臟
 嚇死自己
 來不及逃跑的細胞
 
 直到
 
 尊貴的尊貴,排排坐
 吃果果
 語言重新稍息,並且
 就地 解散(2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