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8年09月06日

水深危險

 「水深危險,禁止游泳、戲水、釣魚」。這樣的看板,總是出現在最好釣魚的地方,最好游泳的地方,以及人潮聚集最多的溪邊、水潭和海域。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鄉鎮公所、縣市政府、河川局,以及從國家公園以下的各級風景管理處,總是會在最適宜從事這些戶外活動的地方豎立禁止的牌子,不同的單位豎立自己單位風格與大小的牌子,密密麻麻的警告牌充滿台灣幾乎每一條溪的水潭,每一個可以到達的海灘,每個最佳游泳、戲水、垂釣的地方。這些標語警示,似乎正預告著溺水事件,且用一種奸巧、無奈,卻又可以免責的心態發出幸災樂禍的微弱聲音:「誰叫你們不聽話!」

 台灣因為雨量豐沛,地形落差大,又四面臨海,所以有著很長的海岸線,很多的溪流、瀑布、水潭,照理說,這應該是老天的恩賜,讓我們擁有這麼豐富的水資源,這麼多樣的溪流景觀環境,然而,這些地方卻被台灣的公部門管理者視為麻煩,最好民眾不要接近,免生事端。

 暑假期間,的確溺水的意外頻傳,但這些水邊的禁止標語實在無法估計到底有多少預防作用,有人說至少可以提醒,但是,我們必須理解,「水深危險」和「勿闖平交道」這樣的標語背後所涵蓋的意義是不一樣的。

 台灣的夏天炎熱,近年來由於城市的熱島效應,使得幾個建築密集的大都會地區,沒有冷氣空調幾乎無法居住與工作,於是,趁著周末假日呼朋引伴來到山邊水畔,享受一兩天大自然的清涼舒暢。這樣的活動對於身心健康,對於親子、家庭,對於下個禮拜的工作效率都是有益的,應該是政府主動要推廣、鼓勵才是,然而,一到郊區水邊,卻處處看到「水深危險,禁止游泳、戲水、釣魚」這樣的標語。

 「水深危險」所禁止的是一種很基本的國民休閒需求,是正向的、有益健康的戶外活動,所伴隨的風險需要更精確、積極地來避免,而不是把問題交付給這些警示牌,負責任的政府絕不會只豎立一個牌子來免責,而會進行更多的行政協助。

 首先是關於水中能力的增進。過去台灣曾經因為一起登山事故而有面山教育的倡議,面山教育首先要做的是確認登山是鍛鍊心志、冒險犯難的最佳活動,台灣多山,山,如同我們討論的水,也是上天的恩賜,我們要認識它、了解它、親近它,而不是害怕它、遠離它。面山教育推動之後,山岳管理單位開始檢討過去限制登山、禁止登山的一些消極的限制,而轉向成為支持登山、推廣登山的單位,人民也因為正式面對山林的險惡,面對登山所可能造成環境的傷害,在準備登山的過程中,努力地從事無痕山林、山林保育與登山安全的準備。

 水域的危險也需求一套系統清晰的「面水教育」,對於經常出事的海岸和溪流,需要分析出易於受災的原因,做成議題來成為論壇研討的主題,邀集多方對不同進行發表並具以研擬親水、水域安全、生態遊憩衝擊的對策,並提出有效可行的方案,在前瞻計畫中編列人力物力的基本預算,進行水環境的施政。譬如孩童從小開始的游泳教育,救生教育,以及水域安全的判斷,建立足夠使用的游泳池設施,培育水域活動的指導師資。水中能力的培養需要從小學基礎教育著手,擴充到中學、大學與社區的終身學習,海洋國家的人民應該要每個人練就好的游泳技術與基本的水上救生能力。

 政府在支持親水的行政上,應可著手調查並公告所有安全的水域及危險的水域,在可能發生危險的水域進行救生設施、救生人員的擺設和聘僱,讓台灣最佳的親水地點變成安全的休閒去處,將過去被禁止的水域活動翻轉成為國民重要的戶外休閒,讓每個人民具備正確的親水知識與能力,也讓每一個溪流、海岸的親水空間變成安全的、管理良好的休閒去處,不再漠視人民的基本需求,負起應該要承擔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