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8年05月18日

釋憲,就釋憲吧! 

針對年金改革影響廣大退休軍公教人員的權益,可能有違憲之虞,花蓮縣政府與金門縣政府日前決定宣布,聯手準備提出釋憲。這是地方政府首度提出釋憲請求,司法院是否接受?尚有爭議。但衡諸年金改革對數以百萬計的人民,造成退休生活的衝擊,引發權益受損的不平,我們以為,通過釋憲來紓解民憂與民怨,應是較低的社會成本。
  基本上,我們主張,由大法官會議,以釋憲的方式,來解決社會上的重大爭議,乃是國家憲政機制的正常運作。因此,在過去的社論中,我們已表達過,由於年金改革的爭議,引發社會爭議,造成民心不安,應該可以申請大法官釋憲。
  我們持這樣的主張,並非源於站在那一方的立場,而是基於對國家民主憲政運作的期待。在民主社會中,意見多元化,對各類議題,總會出現不同的意見,否則還算什麼民主國家。但在民主社會中,碰上重大爭議,影響眾多民眾權益,如果無法取得最終結論,讓爭議延燒為民忿,造成社會不安,就意味這個憲政體制失去自我調節的能力,將是民主發展的危機。
  司法院設有大法官會議,人民以納稅款給予大法官優渥的薪水,大法官會議本就應該以積極與負責的態度,為人民解答關於憲法的疑惑。
  然則,對於花蓮與金門兩縣政府提出釋憲,可能被以條件不合為由,不予處理,讓已沸沸揚揚多時的年改是否違憲議題,無法得到大法官會議的一槌定音,實為民主憲政上的憾事。
  退一步來說,年改版本雖經立法院完成立法程序,但立法院的多數取決於席次多寡,是否全然合憲合理,則是另一個問題。立法院的多數顯現的是政治力,釋憲所反映的是法理,要平眾議,當以後者為上。
  雖然說當今大法官的結構,經有蔡總統提名部份新人換血後,不免予外界感覺到屬性往綠色移動的可能。但我們寧可相信,深具法學素養也愛惜聲譽的大法官,必然會衡平論理,做出合宜的釋憲,用以為社會解紛釋疑,以安民心。
  事實上,發動年改抗爭主要團體的「八百壯士」,在積極請託在野黨立委簽署,申請釋憲的過程中也已坦然表示,願意接受釋憲的結果。換言之,如果大法官釋憲確實認定政府的年金改革並不違憲,則他們也可以向同袍有所交代。
  我們無法預知釋憲結果,但我們呼籲司法院,不要以技術上的理由擱置或退回,因為這個社會不應該承受無止境的爭議,我們的民主體制應該有能力解決內部爭端的。
  基於這樣的體認,關於年改的爭議,我們以為,就交由釋憲解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