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7年03月09日

陳儀治理台灣 三大敗筆

圖:民國卅九年三月憲兵第四團第四連在花蓮的合照,當時是為歡送憲兵隊長調基隆。(記者田德財/攝自網路)

官員貪污腐化、軍隊紀律敗壞、掏空民生物資
記者田德財/報導
有不少史料指陳儀清廉,但清廉是一回事,有否能力治理台灣又是另一回事,他在台灣光復後職掌軍事、司法、行政大權一身的台灣治理是失敗的,依據相關史料,官員貪污腐化、軍隊紀律敗壞、掏空民生物資等多項敗筆,加上本身又是通匪的共諜操弄下,對台灣傷害造成無法彌補的歷史。
掩護高官貪污
官員貪污腐化方面例如,貿易局勾結商人,獲利一億多元;貿易局長於百溪隱匿變賣接收的日方物資,得款數千萬元。另外,於百溪被《民報》公開爆出貪污五百萬元的證據,陳儀於是派人警告《民報》,不得再揭發隱私。
專賣局長任維鈞侵吞鴉片七十公斤,私運香港變賣獲利,並推說鴉片是被白蟻吃掉的;陳儀舊屬臺北縣長陸桂祥夥同裘區長變賣日方物資,得款一億多元,事情爆發後,陸縣長叫人放火把臺北縣政府會記室及稅捐稽徵室焚毀以湮滅證據。
行政長官公署秘書長葛敬恩的女婿李卓芝,擔任臺灣省印刷紙業公司總經理,貪污兩千餘萬元。貪污案件不僅出現在高官,連檢察官、法院院長、教師都貪污,金額也不少。
就《民報》一家報紙而言,自一九四五年國府接管臺灣至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發生的短短一年多之間,貪污案件的報導就有五十件,若再加上其他報紙以及未曝光者,則不知其數,臺灣人目睹這種情景,則感到失望與悲憤。《民報》於一九四六年十月廿六日的社論〈祖國的懷抱〉即指出:「祖國的政治文化的落後,並不使我們傷心,最使我們激憤的,是貪污舞弊,無廉無恥」。
軍人洗劫人民
在軍隊紀律敗壞方面,駐臺的國軍因為軍紀敗壞,造成嚴重的治安問題與社會動盪。許多軍人除了偷竊以外,耍賴、詐欺、恐嚇、調戲、搶劫、打家劫舍、強姦、殺人,無惡不做。不僅乘車不買票、買物不給錢、看戲不買票,反而開槍示威,因而惹起了無數糾紛,也激起臺灣民眾無法抑制的憤怒。
軍人不僅洗劫臺灣人、也洗劫日本人,有時不同派系的軍人恰巧同時搶同一戶人家,為了爭奪搶劫目標而互相打鬥。軍人下手的目標,除了民眾以外,許多公共設施,如電話線、水道管、消防栓等都被偷走,連鐵路自動開關和信號也被拆除變賣,直到發生幾次嚴重車禍才被發覺。
軍人開槍滋事的案件,屢見不鮮,僅就一九四六年二月上旬於《民報》報導關於軍人開槍等胡作非為的新聞,就有五起,曾任駐臺國軍憲兵第四團團長高維民於回憶錄〈臺灣光復初時的軍紀〉上面說:「由於軍隊紀律廢弛,一言以蔽之,姦淫擄掠」、「當時我已經看定了這個地方會出問題」
物資變賣到上海
掏空民生物資方面,行政長官公署讓「資源委員會」將臺糖公司在戰後所接收的十五萬噸白糖,無償轉交給貿易局,運往上海出售,售款由四大家族與陳儀所屬的政學系分贓殆盡,導致臺灣糖價暴漲,而且比在上海還貴,並使臺糖缺乏再生產資金,轉而向臺灣銀行大量貸款,引起省參議員王添燈在議會對陳儀的憤慨指責。
天津《大公報》於一九四七年二月廿一日的社論〈請愛護臺灣這片乾淨土〉指出:「就物質往來論,祖國大陸是佔了臺灣的便宜的。多少糖由那裏運出來,多少煤、多少香蕉、波羅蜜由那裏運出來。」
就工廠而言,在陳儀政府接收後,許多工廠的成品、原料、機械、廠房逐一被變賣到上海,造成大量工廠的關閉,導致民生用品缺乏與大量人口失業。另外,在臺灣嚴重米荒之際,飢餓的臺灣人在配糧處大排長龍,接收大員則將一船船的臺灣白米走私到日本,換取一箱箱的黃金,中飽私囊,於是使得接收大員來到臺灣沒有多久就一一「五子登科」,即取得了位子、條子(金條,一說鈔票)、房子、車子、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