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中心

Scroll To Top
2013年02月14日

保存文化資產福住橋、第二福住橋列縣級古蹟

圖: 從花蓮市自由街排水溝上望去的第二福住橋,安靜躺在溝上。(記者田德財/攝)

兩座橋為花蓮市街計畫中公共排水、城市建設及河川整治之重要構造物 具歷史價值
記者田德財/報導
花蓮縣政府昨天公告花蓮市「福住橋」及「第二福住橋」為縣級古蹟。使得本縣的古蹟增為十五個古蹟。
花蓮縣政府說,「福住橋」位於花蓮市南京街與自由街交叉口,自由大排上,即南京街橫跨自由街大排水溝。「第二福住橋」位於花蓮市成功街與自由街交叉口,自由大排上。即成功街橫跨自由街排水溝。兩座橋樑本體,面積一七二平方公尺。
花蓮縣政府對登錄理由說,這兩座橋為花蓮市街計畫中公共排水、城市建設及河川整治之重要構造物,具歷史價值。展現當時代營建技術與風格,具時代特色。鄰近水道與堤岸,保存狀況良好,具再利用之價值與潛力。
福住橋暨第二福住橋古老的水泥小橋橫越其上,造型典雅,外表覆以洗石子,由於歷年已久看起來頗有滄桑感。福住橋暨第二福住橋橋頭並無標示橋名,或是被人以水泥抹去,僅有些字形留存,僅有一處留下完整的日文。現在溝仔尾人不多,這兩座古老的橋樑除了偶爾會吸引一些好古的人訪求之外,大多數的時間就是安靜的佇立,見證著往日此地,福住通的繁華。
日治時期 戲院酒樓林立
在日治時期,日本人分此地為福住通,由於此地正好位於花蓮港驛後方,臨近臨港鐵路,吸引了不少流動人口聚集。憑藉地利之便,當時福住通旅館、酒樓、茶室、戲院林立,吃喝嫖賭樣樣不缺,因而使得福住通成為當時花蓮特種行業聚集之地。
花蓮縣政府說,目前縣定古蹟包括「花蓮港山林事業所」、「新城神社舊址」、「美崙溪畔日式宿舍」、「花蓮台肥招待所」、「吉安橫斷道路開鑿記念碑」、「花蓮吉野開村記念碑」、「玉里社殘蹟」、「檢察長宿舍」、「富里鄉東里村邱家古厝」、「吉安慶修院」、「花蓮舊監獄遺蹟」、「花蓮糖廠製糖工場」、「花蓮糖廠招待所」、「花蓮糖廠廠長宿舍」、「 吳全城開拓記念碑」。
縣定古蹟增為十五個
上述十五個古蹟中,以「吳全城開拓記念碑」為最古老且與花蓮開發有關,吳全地區的開墾歷史,始於清嘉慶年間,由莊找、李享二人起始,後於清道光五年(一八二五年),淡水富豪吳全先生、蔡伯玉先生從噶瑪蘭(宜蘭),率領漢人二百人來到花蓮溪口,逆流向上,在花蓮溪西岸,一路步行到現在的吳全村一帶,與莊、李二人締約分耕,從事開墾荒地。而當時木瓜社人常常窺伺侵襲,為防原住民危害,吳全率眾人築石堡防禦,後遂稱當地石堡為吳全城。然因眾人水土不服,加上原住民常予攻擊,導致眾人意志動搖,在吳全不幸病歿後,眾佃農即相率北歸,耕地乃漸漸荒蕪圮毀。
吳全城為一平地聚落,乃漢族先民為防禦原住民的侵襲,因而建成的城牆石堡,用石台和石頭建築。吳全城另有一先民逃生的地洞,亦約於清道光五年(一八二五年)建造,還有一口深井約四十丈,亦為先民所挖。因村民開闢農園已將石壘圍牆拆除,地洞消失無蹤;深井也因危險而於民國八十八年被填平,不復蹤跡。
吳全城開拓記念碑與花蓮關係密切
吳全城開拓記念碑與花蓮地方開發史密切相關,為該地拓墾與製糖產業發展之重要紀錄實物,亦為花蓮漢人開發史的重要紀念物,具歷史文化價值。與吳全、賀田金三郎等開發者有密切相關,具重要歷史事件或人物之關係。獨立的碑碣類型較為稀少,具稀少性,不易再現。